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家庭乱伦»極淫一生
極淫一生

極淫一生

我今年五十三歲,任X縣法院院長。年富力強,性慾旺盛。我們院裡有兩個

女人是我最欣賞的,一個是微機操作員吳影,今年二十四歲,清麗俏俊,貌美如

花,新婚不久。另一個是四十歲的財務主任周大美,風蘊猶存,性感迷人,也是

我的老情人。



周大美是我中學時的同學,那時的我們就曾經花前月下過,不過那時候不敢

太放肆,只是吻過她的嘴唇和撫摸過她那嬌嫩的乳房,後來由於我考走了遠方,

以至於她下嫁別人。五年前我調任X縣法院,才知道她也在這裡上班。老情人見

了自然格外高興,由於她對自己婚姻的不滿,更由於見到她的老情人再加上是她

的直接領導,她與我對視的眼光開始不安起來,總是喜歡和我在一起談一直些年

輕時的浪漫情景,我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由於調任,我當時未帶家眷)在

一天晚上我把她帶回家,她也心知肚明將要發生什麼。



一進我的房間裡,我就把她按倒在我的床上,開始吻著她的雙唇,她也很興

奮地回應著我的吻,我解開她的衣服,當時三十五歲的她身材還是那麼的好,赤

裸裸的她躺在床上,用挑逗的眼神看著我說來吧我等待著暴風雨的襲擊,我用手

撫摸著她那曾經熟悉的各個部位,她被弄得漸漸地淫蕩起來,不停地擺動著她的

腰肢,嘴裡呻吟著....



「啊-啊--好爽呀--快點上吧,人家想要你嗎,我的好老公,我的大雞巴哥

哥」



她的淫水開始源源不斷地流出,看著她那發情的樣子,我挺起我那硬硬的雞

巴一下子就插進她的淫穴裡,只聽噗嗤一聲,便見了底,頂得她的身子緊縮了一

下,雙手便摟緊我的腰,我開始用力抽剎起來,彷彿輕車熟路,次次頂著她的花

心,周大美舉起大屁股配合著我的抽插,她美美地叫喊著,「啊--啊--啊--我-

-我--要死了--好老公--你要把人家給操死了--」



我一邊操著她,一邊調情地說:「我就是想操死你,你這個浪逼,你這個操

不夠的騷逼,我比你老公如何,誰操你更讓你爽?」



她被我操得面紅耳赤,浪蕩地說:「你壞死了,問人家這樣尷尬的問題,操

著人家還不閒著」



我加快節奏猛操了她幾下,問道:「你這個蕩婦,說是不說,難道我操你不

爽嗎?」



她被我操得興奮得不得了,「啊--啊--爽死了--我要上天了--你的雞巴--就

是比我當家的--強--我現在就是想--讓你操死我得了---」



我越操越來勁,操別人媳婦的感覺就是爽,我發洩著我多年來對她的想念,

衝刺著,興奮到了極點,終於我射入出去,累得我不得不喘息著。



完事後,我問她,感覺怎麼樣?她竟像懷春的女孩子一樣,撒嬌地倒在我的

懷裡,我願意你這樣待我,我希望永遠這樣下去,做你的真心情人。



我高興地又一次吻了她起來,那一晚,她留了下來沒有回家,她給她的老公

打電話說晚上加班。



那天晚上,我們倆激情了多次,真到後半夜,我們倆才互相擁抱著入睡直到

天亮。



從那時起,她真的做了我的情人,只要我有了慾望,她可以說隨時滿足我的

需要。



吳影是新分配來的女大學生,我安排她機要打字工作,她人長得可以說真的

沒有說的了,一米六八的身高,俊俏的臉蛋,豐滿的乳房,圓溜溜的屁股,是我

們院裡的院花,每個男人看了都不免會多瞅她幾眼,她是新婚不久,丈夫是她大

學裡的同學,遠在外省市的一家國企工作,所以小倆口也時常不能在一起,有時

她對我說「院長,能不能幫下忙,把我丈夫調到咱們這塊」



我總是說「看吧,我會盡力的」



她會嫵媚地說「那多謝院長了」。



小吳本身是個性格比較外向開放型的,穿的衣服也總是很新潮,衣領很低,

豐滿的乳房總是欲引欲現,特別能調起男人的胃口。



有一天快要下班了,我走進她的辦公室,輕聲對她說「小吳,你丈夫調動工

作的事有些眉目了」



她很高興地說「那可太好了,謝謝你院長」



我笑著對她說「沒什麼,以後用得上大哥的地方儘管說,你年紀輕,文憑高

,有發展呀!對了,今晚我家裡開個ARTY,希望吳小姐賞光」。



她沈思了一下,很快說「算院長瞧得起我,我會按時參加的」



晚上我一個人靜坐在沙發上,聽著節奏感很強的舞曲,七點半整,門鈴響起

,我打開房門,正是小吳。



只見她穿著粉紅色的連衣裙,微微透明,清秀迷人的樣子更加的可愛,她一

進來見只有我一人,不禁問道「怎麼就我一人來了」



我說「我舞跳得不地道,所以這幾天你先把我教好了再邀請大家來玩」



她看著我誠摯的樣子,不好意思拒絕,我們倆就開始跳了起來,我摟著她的

纖腰,心不在焉地跳著,猛然間我低頭望見她那圓滑豐滿半露著的乳房,我的雞

巴不自覺地硬硬的支了起來,頂著她的襠部,她的臉有些羞澀地紅了起來,不敢

面對我。



我輕輕地摟著她,雞巴也在她的洞口磨梭著,她的呼吸加重乳房也不停地顫

動著,我不能自己了,把她摟了過來開始吻著她的面郟。



可能是心有顧忌,她只是略微掙扎著嘴裡說著「不要---不要」



我怎麼看她都順眼,聽著好那磁性的聲音,更加激起我的慾望,我把她抱了

起來放倒在沙發上,一邊親吻著她,一邊撫摸著她的身體各個敏感部位,嘴裡說

著「我愛你,小吳,自從你來了咱們院裡,我就深深地喜歡上了你,你是我見過

的最美的女人,今天你就成全大哥吧,我親愛的的小吳」



我又掀起她的裙子,把手伸入她那緊縮的穴裡,輕輕地揉搓著她的陰璧,輕

點著她的陰核,弄得她的身子不停地亂顫,穴口震浪水急,淫水也流了下來,我

見她有些動情了,我開始掏出我的雞巴慢慢地插入她的穴裡,生沒生過孩子女人

就是不一樣,小吳和周大美的穴明顯感覺不一樣,小吳的穴緊,而周大美的穴寬

敞,操小吳我更感覺到刺激,我的雞巴好爽呀。



說實在的我床上的功夫卻實了得,不一會兒,小吳就被我操得上了勁,可以

說是欲仙欲死,身子不停地擺動著,嘴裡不停地呻吟著「嗯--嗯--輕點--輕點-

--院長--我的好哥哥---小妹現在不行了---我要讓你給操死了---」



我這時開始調弄起她來,「小吳你願意讓我操你嗎我操你操得爽嗎」



只見她淫蕩地回答道「我--我願意--我願意--讓你操死我--我現在真是爽死

了--啊--啊---啊--」。



我聽得心花怒放,操得也越有勁了,我每一次都深深地插著,次次見底頂著

她那嬌嫩的花心的感覺爽極了,伴隨著舞曲的節奏插著她的淫穴,真是美,我達

到了高潮,把精子射滿她那只有她的老公才享有專利權的淫穴裡,我翻下身來,

望著被操完的小吳,感覺她變得更加的美麗動人。



我不禁憐香惜玉地把她摟在懷裡,她這回也很自然地倒在我的懷抱裡嬌聲嬌

氣地對我說「你可真行,跳舞就把人家的身子給跳上了,」



我貼近她的耳根對她說「誰叫你長得這麼好看呢?你這樣的大美人不操上也

不可惜?我第一次見你就想操你了」



她嗔嗔地對我說「你壞、你壞、你這個沒安好心的傢夥兒」



我對她說「在你面前,我願意壞到底,我親愛的的小美人,我親愛的小騷逼

-----」



她摟著我的腰對我說「我好嗎/你今後會對我好嗎」



我摸著她的乳房輕輕地說「你好極了!我的小美人,放心吧,我會對你好的

,告訴你吧,我永遠也操不夠你、你這個小騷狐狸----」



我再一次把她抱了起來,這一回我把她按倒在地毯上,騎到她的身上,把她

白嫩的雙腿左右分開,肉棒直插吳影的騷穴,盡根而入,開始了新的一番沖剎,

浪水濕了一地,巫山雲雨,操得天昏地暗,她這一次變得更加的淫蕩,像一個妓

女一樣,雙眼含春,乳房高聳,修長的雙腿,黑黝黝的陰毛,握著我的大雞巴,

讓我好一頓狂操。



從那以後,每天晚上陪伴我的就是她--「院花小吳」我過上了神仙般的日子





有時,我在上班時,我也把她叫到我的辦公室,把門一鎖,就和她在沙發上

做愛,我上班也有精神了。



即使後來她的對象被我調來安排到其他部門,我也時常找借口操她,她也順

其自然了,覺得擁有我這個靠山也不錯。



自從和吳影搞到一起後,我與周大美做愛的次數就降了下來,不過有時吳影

不方便,也時常找周大美品嚐品嚐,就像一個人吃慣了肉一樣,偶爾也得吃一些

青菜調劑一下。



周大美也知道我和小吳的事,她也沒有辦法,為了拴住我的身子,她讓她十

八歲女兒周麗麗認我為乾爹。起初我不太願意,但自從我見到她的女兒周麗麗後

,我便欣然同意了,因為她的女兒比起她的媽媽來更加的漂亮,其美麗更勝一籌

,不次於院花吳影。



我總是給周麗麗買些女孩子願意要的東西,反正錢也不用自己出,只要是周

麗麗看上的東西,無論多貴,我都應允下來,吳麗麗也喜歡她乾爹我這個大方勁

,時常來我家串門玩耍,也時常來我家裡搞衛生,幫我洗衣服。



有一天,我中午喝完酒後回家,小麗正蹲在屋裡洗衣服,我倒在床上望著小

麗,小麗由於穿著裙子,所以蹲下來我看見了她的裙內只穿著白色的三角褲衩,

星星點點有幾根陰毛露了出來,我不禁為之一動,喊到「小麗,來為乾爹抓抓癢





小麗很快地來到我的身邊,我先是讓她捶背,後來又讓她按胸,我把衣服解

開,只剩下一條短褲,我不停地叫她往下按,從到快到襠部,我望著美麗俊俏的

小麗麗我的雞巴又自然地支了起來,她也感覺到了變化,臉色羞紅了,我一下子

把她按倒在床上,她下壞了嘴裡不停地喊道「不要---不要---乾爹」



我哪管那些,藉著酒勁,我扯下她的衣服和三角內褲,強行把雞巴送入她的

處女地,把她疼得「媽呀」一聲,我憤力地衝擊著她那未被開荒的花園,親吻著

她的身體,在我緊張的動作中,我終於把精子射進她那小穴裡,她哭泣著,我安

慰她說「女人嗎,早晚有這一天,乾爹對你這麼好你就應該把你奉獻給我,再說

女孩子越被操越漂亮,慢慢你會體會其中的快樂的」



她只是嚶嚶的哭著,從那以後,她便不願到我家裡來,而周美美不知內情,

總是讓她的女兒到我這裡,我一方面對周麗麗更加的疼愛,為她買更多更好的物

品,另一方便,我當然不會放過她,每一次我都會過足了癮,小麗年輕貌美逼嫩

,我漸漸地有些離不開她了,但是我想她終有一天會嫁人的怎麼辦?



我終於想到了一個絕好的辦法,我把家人接了過來,我兒子小亮今年二十二

歲,我把他安排到公安局刑警隊工作,又把小麗介紹給他,由於小麗長得貌美如

花,所以我兒子也欣然同意。



小麗本以為這下子也就解放了,因為我成了她的公爹了。但就在他們結婚的

頭天晚上,小麗來我家裡部置,在他們的臥室裡,我趁別人都在樓下忙著之際{

我家是二層小樓},我又一次把小麗按倒在床上,把她給強姦了,小麗哭著對我

說「明天我就成為你兒子的新娘了,你這樣對我應該嗎」



我說「我讓兒子娶你不就是操起你來方便嗎」



小麗無語,又不能把這件事告訴我的兒子。



之後,他總是躲避著我,有一天晚上兒子執行任務,說晚上不回來了,我聽

了後很是高興,半夜裡,我了床偷偷溜到樓上,由於我有鑰匙,我打開小麗的房

門,只見她依然熟睡,由於是夏天,她只穿著三角褲,仰躺在床上,我看見那樣

子真是興奮極了,我悄悄地爬上了她的身體上,把她的三角短褲脫下,屁股一挺

,就把雞巴插入久違多日的兒媳婦小麗的穴裡,小麗被驚醒了,一見是她公公我

,便無可奈何地說「我現在嫁給你們爺倆了,你兒子不知道他老爹會給他戴綠帽

子,你已經把我操夠愴了,怎麼還不放過我」



我一邊抽插著兒媳婦小麗的美穴,一邊淫穢地說「我就是願意操你,我的兒

媳婦,你的魄力早已把爹爹的魂勾走了,沒辦法,我咋操你都不夠,你就將就公

爹吧」



由於久戰兒媳婦,後來小麗她也對我漸漸適應了,因為我不僅給她性慾上的

歡暢,而且物質上又極大程度地滿足了她,她心想反正身子早已經給了公公,不

如任他操吧,我也沒搭啥。



之後,小麗變得會來事了,只要家中沒有別人,她都盡力滿足我,而且有時

主動請戰,「公公,人家這裡想要你」接著便親吻我,摟我。我便很不客氣地把

她給上了,「小騷貨,想叫公公操你不是」



她在床上的浪勁絲毫不斥於她的媽媽,「嗯,人家想要嗎?我的好老公---

我的大雞巴哥哥-----你插得人家好好舒服呀----你要把兒媳操死了---」



「我就是要操死你這個浪逼,我比小亮的強不強」



「當然是公公的厲害了」。



有一次,我操完她後說,「你媽和你一樣的騷,真過癮」



「什麼,你把我媽都幹上了」



我笑道「你媽早就讓我給操上了,她可比你主動呀,但你比你媽有味,我的

小美人----」



我和小麗的事終於讓她媽周大美知道了,不過她沒有怪罪我,反而說「你小

子真缺德,我們娘倆都讓你給整了」



我說「算我有這個福份,誰讓你們娘倆都那麼好呢,我這一箭正好雙雕啊」



有一回,小麗回娘家,我聽說她父親出了遠門,我就去了,當時我也不客氣

,晚上我睡在她們娘倆的中間,一個一個都叫我給操了,那一次真叫過癮,我曾

笑侃道「英雄戰雙美,娘倆侍一夫」。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