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家庭乱伦»近親快感
近親快感

我的弟弟真是無藥可救,他竟然是一個戀物癖。而且他竟然是戀上了我的絲襪!

我和我弟弟年紀相差兩年,在同一所大學唸書。由於學校離家太遠,只好一

同在外租房,方便照應。可是有好幾次我在衞生間裡

發現,我換下來準備清洗的絲襪,有一些黏糊糊的白色腥濃液體,我心中立刻懷

疑,很有可能是弟弟搞的鬼。為了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我故意在衞生間裡多放了幾對穿過的絲襪褲。第二天一看,果然又沾滿了白濁

的穢物,這更加證明了我的懷疑。

我接下來開始了對弟弟的偵察行動。

一天深夜,當聽到弟弟上完廁所後,我悄悄地來到弟弟房外的陽台,我看到了

畢生難忘的一幕:弟弟正在用我的絲襪手淫!只見他

將我的一對藍色超薄絲襪套在自己的陽具上,不停的摩挲著,有時又將絲襪捲成

一圈套在自己的陰莖上,上下套弄,同時口中竟然呻

吟著:「姐姐,我、我愛你的小穴,我要射了!」

更讓人臉紅的是他竟然拿著我這對穿過的藍色絲襪不停的嗅著,上面還有我

下體和分泌物的味道。我真是羞死了。我不禁懊悔,

為什麼用自己穿過的絲襪來引誘他,讓這個小色狼有機可乘。真不知道我在無意

中被他這樣變相的強姦了多少次,當弟弟看到我穿回

這些被他射滿了精液的絲襪在他面前走動、甚至上街的時候,他到底會有甚麼想

法?想像到弟弟濃稠的白漿正滲透過我的絲襪,與我

的大腿直接接觸,他會覺得很興奮還是很變態?等我回到房間的時候,我發現自

己的下體也是濕濕的,我是無意中被弟弟淫穢的行動

刺激了?我想是的。其實我並不討厭弟弟。況且他也一直待我很好,我決定不揭

穿弟弟,默許他用我的絲襪手淫。

為此我變成每天都穿絲襪上學或上街,有時甚至不穿內褲,讓襪褲一整天都

與我的下體直接接觸。而且小便後也沒有用紙擦;我

還試過隔著襪褲自慰,高潮的愛液全噴在透明肉色的襪褲上,看看這對絲襪黃黃

的一大片,有的地方還結成了斑,不時地發出尿騷氣

,我都為自己的汁液之多和好色而驚訝。

那一天夜裡,弟弟又偷偷用我的絲襪手淫。正當他陶醉之時,我走了進去。弟

弟當時不知所措的站了起來,那話兒上還裹著我的

肉色透明襪褲。看著他那勃起跳動著的陰莖,我的弟弟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了。

我紅著臉笑他:「你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為什麼要偷姐姐的絲襪?」

弟弟的臉頓時紅的像一隻蘋果:「因為上面有姐姐的體味,而且很滑,真的

好誘人……」

「姐姐的絲襪真的這麼令你嚮往?」

「我從很久以前就喜歡姐姐穿絲襪了。姐姐你原諒我好嗎?」

「你用姐姐昂貴的高級絲襪做出這種變態的行為,居然還想我原諒?我要懲罰

你。」

弟弟吃驚的望著我。我脫下了睡裙,露出了只穿著白色透明絲襪而沒有穿內

褲的下體。我優雅地脫下特別為了今晚準備的白色

絲襪褲,在弟弟的面前揚動。

「這條襪褲我穿了一整天沒有換,味道一定很誘人,你拿著它,我要看著你手

淫。」

弟弟接過我的襪褲,竟然說:「姐姐你多穿Wolford 的絲襪好嗎?最好是80

針的,那比較薄和滑,我手淫的時候比較舒適。還

有香氣呢!」想不到他的要求還真多,Wolford 的絲襪可是我買得最貴的系列了,

他還真內行,可見他對我的絲襪瞭解得真深哪,幾

乎可以成為絲襪的專家了。

拿著剛在我腿上脫下來,尚有我體溫的白色絲襪,弟弟興奮極了,他一邊瘋

狂地撫摸我的絲襪,一邊包裹在自己的肉棒上,來

回不斷套弄。同時放在鼻子前狂嗅,又狠命的吸吮著我那雙絲襪的腳趾頭部份,

還十分飢渴地用舌頭舔著襪褲的襠部。

「姐姐的小穴一定是甜的,因為姐姐穿過的絲襪總是那麼的香甜,我好喜歡。」

聽著弟弟的淫詞穢語,我的陰道也開始濕淋淋的

了。

我漸漸地將手伸進了下面的密林中,開始在弟弟面前挖弄起自己的陰蒂。我

是一個很敏感的體質,在性交的時候,很容易達到高

潮。

不久我的小穴就開始陣陣痙攣,我意識到我馬上要洩了,我怎麼能在弟弟的面前

洩出來。情急之下,我一把搶回弟弟手中的白色襪褲

,墊在兩片陰唇上,兩腿一夾緊,說時遲那時快,愛液像泉水一樣噴湧而出,我

的絲襪立刻濕了一大片。

我全身裸露,下身只夾著一對絲襪褲,整個陰戶都掛著明亮的液體,我這副

春宮圖給了弟弟極大的刺激,他也將要射精了,他又

從我這兒拿回剛沾滿我愛液的絲襪,抵著龜頭雙手不停的套弄著,弟弟的龜頭漲

滿通紅,棒身又粗又長,青筋暴現。終於弟弟射精了

,他將無數的精蟲拋灑在我的白色襪褲上,男性的淫汁再次玷汙了我的貼身衣

物,但我卻很滿足。那條白色襪褲也成了弟弟永遠的珍

藏,不僅因為它同時吸收了我的愛液和他的精液,它還標誌著我和我弟弟淫亂生

活的新開始。

第二天,我和弟弟在樓下吃早飯,大家都只顧吃,客廳裡一片寂靜,弟弟一

定是為昨晚的一幕而不好意思,但此時我的心已經

屬於他了。

「你為什麼會有姐姐沒買的絲襪?」我若無其事地問他。

「那是……」弟弟的臉一下子又紅了。「我、我從同桌女孩那兒偷來的。」

「你不怕別人發現?」我啐了他一口,「尤其是爸媽知道怎麼辦?」

弟弟真的害怕起來,「姐姐,你可千萬別告發我,你要我幹什麼都行。」

「其實,你的苦悶姐姐也知道,姐姐不會為難你的。但是女同學的絲襪你不能

再去偷了,萬一被抓住姐姐也救不了你。」

「那怎麼辦,」弟弟面露難色,「我……」

「用姐姐的絲襪吧,唉,碰到你這個小色鬼,我也沒辦法。」

「謝謝姐姐!」弟弟欣喜若狂。

從此,我和弟弟每次去超市和商場,絲襪專區成了我倆的必到之處。

弟弟總是來回的細看,看看有什麼新品種,他一定要我買回去試穿一下。每

次我們總是買十多雙。他還喜歡各種品牌各種款式,

像普通襪褲、四個骨的長筒絲襪、吊帶絲襪、連身絲襪、開襠絲襪也不放過。

我通過觀察,發現弟弟最喜歡用我的長筒絲襪手淫,因為它可以將弟弟的陽具

完全套住,給他全面的絲滑感受; 其次是襪褲,因

為襪褲的襠部既有我下體的汁液和氣味,同時能夠完全吸收弟弟的精液。為了滿

足他變態的慾望,現在我的絲襪全都放在弟弟的房間

,好讓他每天為我挑選當日要穿給他看的絲襪。每日我都像模特兒般大方地在他

面前換絲襪,弟弟亦毫不客氣,馬上用我剛脫下來的

絲襪對著我手淫至射精,我亦會穿著沾有他火熱精液的絲襪上學和上街。回到

家,我就自覺地脫下上衣與裙子,只穿著絲襪來到弟弟

面前。弟弟一見我,二話不說就扯下我穿了一整天的絲襪,放在鼻前一頓猛嗅,

甚至舔了又舔,直到把裡面的蜜汁吸乾。接下來,弟

弟又會重新替我穿上絲襪,隔著襪褲襠部愛撫我的小妹妹。

雖然有一層絲襪的阻隔,但弟弟的手有力地時而壓按,時而前後摩擦,還是令

我陣陣快感襲來,弄得我的小妹妹爽歪歪了,蜜汁也不時地從花蜜的深處湧出,

被絲襪完全吸收。這真是絲襪的第二妙用呀,由於良好的吸水性,再也不必擔心

淫水會弄髒床單。我被弟弟弄得百般呻吟:「啊……姐姐要丟了,好爽……啊……

好 爽,我的好弟弟快住手,姐姐要不行了……」

弟弟停止了對我小穴的揉搓,扯下我的絲襪端詳起來:「姐姐今天好浪哦,

才一會兒,就流了這麼多水,你看,絲襪都濕透了。」說著,他又舔了起來。

「不要,髒。」我羞得無地自容。

「髒? 才不會呢,姐姐的蜜汁可是精華呢。姐姐你也嚐嚐你自己的愛液吧!」

他將我的絲襪脫下遞到我的面前,我起初十分害羞,可是那溫潤的絲襪不停

散發出清甜的氣息,我終於忍不住了,伸出了舌頭。我甚至還覺得不過癮,索性

一口咬住絲襪,近乎瘋狂的吮吸起裡面的汁液。

「姐姐的小嘴巴一定是飢渴了,來,喝我小弟弟上的果汁。」說著,弟弟就將

他的大肉棒挺到我的面前,我能清楚地看到龜頭馬眼口中流出來的透明液體。

「還說我呢,你不也開始流淫水了。」我一口把他的龜頭含住,使勁的舔著,

我替弟弟口交已經不是一次兩次,我心中清楚,弟弟龜頭的冠狀溝最為敏感,我

時而用上顎頂,時而用深喉壓,時而又用舌尖快速的刺激。

弟弟果真被我弄得爽歪歪的,竟將我得嘴當作陰道,抽插起來,這陣陣進攻,

弄得我是滿嘴唾沫,隨帶隨出,擦都來不及。

等弟弟在我得嘴裡爽夠了,他就開始侍候我的小穴了,我的小穴早就已經氾

濫成災,弟弟的大龜頭頂開我兩片陰唇,陰道很輕易的就接納了整根陰莖。

弟弟用騎馬式不斷的抽插我,兩手也在捏弄我的乳房。陰道真是又癢又麻。

兩個乳頭也漸漸變硬,呈現出誘人的紅色。

我此時已經顧不得什麼矜持了,口中起先是呻吟,之後索性成了叫喊:「啊,

啊……姐姐好爽,姐姐……還……還要,深一點,

再深一點……弟弟的大雞巴姐姐好喜歡……我……我又要丟了,快……絲……絲

襪。」

我的眼前一陣黑暗,陰道傳來陣陣收縮,我又將一股洶湧而出的蜜汁洩在了絲

襪上,這回絲襪可算是飽和了,全都濕透了,事後的我真為自己的淫蕩而感到驚

訝。

性交時我從不有意的壓抑自己,相反,我還會更主動的收縮自己的小穴,這不

僅加大了弟弟的快感,還使自己擁有更深的體驗,難怪弟弟後來常常誇我的小穴

是名器呢。

在我陰道的陣陣收縮的刺激之下,弟弟終於要射精了,可是我今天是排卵期

呢,他又沒有戴避孕套,沒辦法,弟弟只好拔出陰莖,將一股又一股濃精射在我

的絲襪屁股上。作為補償,我當著弟弟的面將絲襪上的精液舔得一乾二淨,再用

絲襪抹乾淨他的陽具。

這就是我與弟弟的淫蕩生活,在弟弟的要求下,我將它寫了出來給大家手淫

和幻想。在我寫的時候,仍然是穿著沾滿弟弟精液的絲襪呢!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