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家庭乱伦»我們這一家
我們這一家

本帖最後由 君倢 於 編輯



【我們這一家】



主要人物介紹:

我(阿傑):31歲,現居深圳,跟我二叔一起住。

二叔:42歲,跨國公司老總,在本文中是「打醬油」的角色。

二嬸:40歲,叫「孟蘭青」。

小叔:36歲,輩分比我大,但是像兄弟

小嬸:33歲,叫「曉慧」。

老婆:26歲,叫「小燕」。



一覺睡到快中午了,迷迷糊糊的我,走到廚房,倒了杯水,來到客廳坐到沙

發上靜靜的發呆,大年三十,就剩我一個人了,真不知道該怎麼過,不知不覺中,

我的臉上掛滿了幸福的淫笑,我回憶起了過去發生的往事。



那是去年過年的時候,我那多年未見,比我大五歲的小叔,兩口子要到我這

邊來過年,順便看看我二叔二嬸,也就是他二哥二嫂。《我父母在我16歲那年

因車禍離世了,之後我二叔把我接到深圳跟他一起住,就像親兒子一樣待我,一

晃都10年了。由於二叔的生意越做越大,發展到現在做跨國貿易,已經有好幾

年沒回老家過年了。》我開車到機場接著他們小兩口回到我在海邊的別墅,安頓

好了,聊點家長?短的老家的事,吃過晚飯,把我小叔兩口子安排到樓上臥室,

我就下樓回房間了。



躺在床上,我滿腦子都是小嬸子(曉慧)那噴火的身材,修長的美腿,渾圓

上翹的屁股,楊柳細腰,挺拔的酥胸,俊俏的臉蛋,特別是今天他穿著低腰白色

的緊身褲,肥屄的形狀依稀可見,不由自主的我的雞巴就硬了,正想著呢,我的

房門開了,我二嬸(孟蘭青)進來了。



看著我說:「想什麼呢?不會是你老婆小燕剛回娘家一天,你就想她了吧?!」



我裝作一本正經的樣子說:「是啊,一想到要兩三天操不到小燕的浪屄,還

真有點失落呢!」



二嬸說:「我呸!少跟老娘裝蒜,你當老娘不知道你想什麼啊,想操曉慧是

不是?!就你那點花花腸子,我能不知道!」



我連忙笑嘻嘻的說:「是是是,你就是我肚子?的蛔蟲,什麼都瞞不過我的

寶貝青青!」我接著說「我二叔呢,他怎麼沒過來?」



二嬸一撒嬌撲倒我懷?說「他說他今天很累,就不過來給咱倆拍照錄像了。」



我說「我也很累啊,小燕沒回娘家之前,每天都要操你們這倆浪屄,我都快

吃不消了」



二嬸說「青青知道我的小爸爸,小祖宗,每天都操我倆浪屄很累,所以今晚

特意給小爸爸送補品來了」



我說「什麼補品,在哪?,我怎麼沒看到」



二嬸站起來說「小爸爸,你猜一猜嘛~ 」說著脫掉了她的睡衣,用玉手摸著

她那脫了毛,在美容院漂白過的無毛光屄。



我說「爸爸真猜不著。我的寶貝青青不會是讓我吃你的騷屄吧!」



二嬸說「是!也不全是~ !今天吃晚飯之前,我把曉慧他們從老家帶來的

(遼東即食海刺參)偷偷地塞到我的騷屄?兩只,給小爸爸熱著,現在剛好給你

送來,好讓小爸爸吸著青青的騷屄,吃著海參補補身體」說著就慢慢地蹲下來,

把她那又騷又浪的肥屄騎到了我的臉上來回蹭。



我雙手托著她那「大鴨梨」一樣的豐臀,伸出舌頭識趣的舔吸著她的騷屄和

屁眼,用牙輕咬她的陰帝,用舌尖挑逗她的尿道口和陰唇,搞得二嬸浪叫連連

「啊……對……啊……我的小爸爸你舔的青青的騷屄真舒服……對……用點力

……



咬我的陰帝……再大力一點……小爸爸……小祖宗……屁眼和騷屄舒服死了

……



麻麻的……」



二嬸一邊浪叫一邊用手用力的揉搓著她那對彈力十足的大奶子,她的浪屄和

屁眼也被我舔的一收一縮的,舔弄了有5,6分鐘聽到二嬸浪叫「啊……啊…

…小爸爸……快!快!快把嘴從屁眼上移開……海參要擠出來了。……啊……快!」



我趕緊張開嘴緊緊的貼在她的屄縫上,一隻海參夾雜著她騷屄?的浪水滑落

到我口中,我津津有味的吃著,有點騷,有點鹹,還帶點腥味,海參也很彈牙,

口感蠻不錯,我吃著海參,她也沒閑著,一隻手捏著一個奶頭,另一隻手捏著陰

帝,拼命的揉搓,吃完一隻我把嘴又貼到她的浪屄上舔弄了幾下,另一隻也順利

的擠到我嘴?,吃著比上一隻還好吃,浪味,騷味更濃烈。



二嬸浪聲浪氣的問我「小爸爸……青青用騷屄給您熱的海參好吃嗎~ ?」



我說「我的寶貝青青用騷屄熱出來的海參,是爸爸吃過的最好吃的海參。」



二嬸說「我還給您準備了餐後甜點呢~ 在我屁眼?呢~ 牛奶加咖啡,還加了

點巧克力,請小爸爸品嘗」說完就轉過身,面對著我的腳,把她那「大鴨梨肥臀」



慢慢地蹲下來,貼到我的臉上。



我把嘴貼到二嬸的屁股溝?,伸出舌頭,舔弄著她的小屁眼,剛舔幾下二嬸

就又開始浪叫「小爸爸……啊……青青的屁眼好癢……被你舔的好舒服……小爸

爸你真壞啊……啊……舌頭快塞進青青的屁眼了……啊……要出來了……啊……



小爸爸你快喝啊……別浪費啊……」



說著就感覺他的屁眼開始外翻,我趕緊把嘴緊緊地貼住二嬸的屁眼,一股牛

奶加咖啡還帶巧克力的甜品就被我吸到嘴?,味道真TM好!!



二嬸問我「小爸爸~ 喜歡嗎?」



我說「爸爸喜歡,味道好極了,我的騷屄青青真疼爸爸,爸爸好幸福啊」我

接著說「我的心肝寶貝小騷逼,你要不要嘗嘗你做的甜品?」



二嬸說「好啊~ 」



我把嘴又貼到她的屁眼上,二嬸的屁眼往外一翻,我用盡全力地把她屁眼?

剩餘的牛奶咖啡全吸到我嘴?,然後翻身,把二嬸壓在身下,嘴對嘴,把我從她

屁眼?吸出來的牛奶咖啡混合著我的口水(北方人叫# 哈喇子# )吐到她嘴?,

二嬸滿臉幸福的全部吞咽下去,然後我們開始瘋狂地舌吻,由於我趴在他身上,

我的口水全流到二嬸的嘴?,二嬸一滴不剩的全部吞下。



二嬸吞下我的口水後說:「小爸爸~ 女兒的嗓子有點癢……你能不能用大雞

吧操女兒的嘴,給青青的嗓子撓撓癢癢……小爸爸……求你啦……快點了啦…

…」



我說「好……那小爸爸操你的嘴,就給你撓撓癢癢」



二嬸平躺在床上,把脖子搭在床沿上,頭向後仰,我下床站在地板上,微微

的彎腰,把我的大雞吧插進二嬸的嘴?,開始操弄起來,我的手揉著二嬸的奶子,

雞巴操著二嬸的嘴,越操越深,已經操到她食道?了,操的二嬸發出「哢……



額……額……嘔……嘔……」的聲音。



突然二嬸用力一推我的屁股,身子一挺,「嘔……」的一聲,把剛才她喝下

的牛奶咖啡以及我的口水和她的胃液全都噴了出來,噴的我的雞巴,蛋蛋,屁眼,

屁股溝?都是這些黏糊糊的東西。



二嬸從床上爬起來說「小爸爸~ 對不起啦~ 噴了你一襠……!」



我說「是啊!騷屄!你說怎麼辦?!」



二嬸說「那讓騷屄女兒給你舔幹凈,再吃回肚子?好嘛……」



說著就蹲下來開始舔我的雞巴,我則岔開雙腿,點上支煙,對二嬸說:「騷

屄女兒,一定要舔幹凈啊!不然看我怎麼懲罰你!」我抽著煙,享受著二嬸那香

舌在我的大雞吧,蛋蛋,和屁眼上來回舔弄所帶來的快感。



我抽完煙,把二嬸推開,說「騷屄女兒,舔幹凈了嗎!」



二嬸說「舔幹凈了」



我說「真的嗎!地板上是什麼?」



二嬸說「哎呀,騷屄女兒沒看到,請小爸爸懲罰青青這個騷屄吧」



二嬸躺在床上,曲起雙腿向兩邊努力的分開,露出滴著淫水的肥屄說「小爸

爸,小祖宗,快懲罰我吧,懲罰我的騷屄吧……」



我也不客氣,從床邊的褲子上抽出皮帶,說「好!那就先懲罰你這騷屄,再

操爛你的騷屄」說著,我一皮帶就抽到二嬸的肥屄上,不是太用力,但也在二嬸

的無毛肥屄上留下紅色印記,二嬸的肥屄和屁眼一陣收縮,大屁股也隨著抖動了

幾下,二嬸嘴?也發出很享受「啊……」的一聲。



就這樣連抽了四五下,突然我用力的一皮帶抽過去,「啪!!」聲音又脆又

響!她的肥屄頓時出現一條紫紅色的印記,二嬸隨即蜷縮起來雙手緊抱著自己的

雙腿在床上翻滾抽搐,咬著嘴唇,鼻子?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十幾秒後,二嬸又擺會姿勢,分開雙腿,露出她已經腫起來肥屄,微微閉著

眼睛,眼角掛著一滴淚珠,嘴?喘著粗氣說「小爸爸……這一下抽的我的騷屄又

疼……又麻……又酥……好舒服啊……我還要……還要……再大力一點……狠狠

的抽我的騷屄……把我的騷屄抽爛……快……快……我等不及了……小爸爸!親

爸爸!用力抽我的爛屄吧!懲罰我吧!!」



「啪!!!」我更用力的抽了過去。二嬸又是抽搐,翻滾!就這樣又抽了有

20幾下,二嬸的騷屄腫的已經象一個紫紅色的大饅頭了,屄縫?流出來乳白色

粘稠的陰精,操!二嬸這騷屄高潮了!



我扔掉手?的皮帶,挺著硬的不行的大雞吧,走到二嬸跟前,把她的玉腿扛

在肩上,雞巴對準她紅腫的騷屄用力的操了進去,開始快速的抽插,由於她的騷

屄已經被皮帶抽的很腫,所以感覺她的屄格外緊致,火熱。操著格外舒服!



隨著我快速的抽插,二嬸又開始浪叫連連:「啊額……操我,用力……騷屄

好舒服……我是騷屄……我是浪屄……好爸爸……啊……親爸爸……用力……用

力操我……好侄子……好哥哥……好爸爸……啊啊啊……把我的騷屄操爛……操

死我……操死我……」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每一下都操到二嬸騷屄的最深處,操著操著,感覺一

股很熱的液體噴到我的小肚子上,低頭一看,媽了個屄的,二嬸讓我操尿了,潮

吹了。



我抽出雞巴,二嬸的屄口一張一合的,就像喘著粗氣的「馬」的鼻孔。



我抽出雞巴,二嬸的騷屄一下就空虛了,二嬸拼命的搖著頭浪叫:「騷屄好

難受……我要大雞吧……親爸爸快把你的大雞吧插進來,快點操我!!難受死了

……」



我沒理她,走到床頭,拿起一個我聽音樂的圓柱形長約20釐米,直徑4。

3釐米的「高保真藍牙音箱」打開筆記本,播放嗨曲!我拿著音箱對二嬸說「先

給你的騷屄聽聽音樂,我要操你的屁眼」說完我把音箱的音量開到最大,塞進了

二嬸的騷屄?,把她翻過來,趴在床上,我騎到她的大腿根上,用手掰開她那

「大鴨梨」肥臀,大雞吧對準她的小屁眼,毫不留情的猛操進去。



我雙手揉捏著二嬸的大肥臀,雞巴操著她粉嫩的屁眼,音箱在她騷屄?不停

的震動,使她不停的浪叫「騷屄好舒服……啊啊啊……把我的屁眼操開花……我

是爸爸的小浪屄……用力操我的……啊……屁眼……再深點……啊啊……舒服死

了……嗯嗯……小爸爸……好會操啊……把我的騷屄……操成……爛屄……操成

沒人要的……啊啊……臭屄……」



操了有20幾分鐘,二嬸突然不叫了,全身緊繃,屁股一顫一顫的,屁眼開

始劇烈收縮,二嬸有高潮了,我也到了高潮的臨界點,狠狠的猛操了幾下,全身

一緊,精關一松,把精液射進了二嬸的直腸深處。



二嬸高潮過後,半死不活的趴在床上,嘴?喘著粗氣,哼哼唧唧的。我還騎

在她的大肥屁股上,雞巴被她的屁眼緊緊吸住,還沒抽出來,累的滿頭大汗。



我用手擦汗,一回頭,發現房間?多了一個人,不是二叔,是剛來的小叔!!!

我頓時蒙住了!!大約有10幾秒,我扭過頭,看著趴在床上被我騎著的二嬸聲

音顫抖的叫到「二嬸!……二嬸!……」



我二嬸孟蘭青沒有感覺到我語氣的變化說道「別叫我二嬸,我是你的騷屄女

兒,是你的寶貝青青,你的……」



她還沒說完,我就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她的大屁股上說:「二嬸,你回頭看看

……」



二嬸一扭頭,看到了我小叔正看著我倆光著屁股,我的雞巴還在二嬸的屁眼

?,二嬸立刻驚訝的張著大嘴,呆住了。我則趕緊把軟下來雞巴從二嬸的屁眼?

拔出啦,當我的大龜頭脫離二嬸屁眼的時候,發出了類似於開香檳「啵」的一聲。

就是這「啵」的一聲,我小叔聽到了,呵呵呵呵笑了起來,他這一笑,我倆才緩

過神來,趕緊找衣服穿。



我小叔說:「別穿了!!都是一家人,再說都這麼晚了。二嫂!說說吧!!



你跟小傑這是怎麼回事!我二哥知道嗎!」說著他拿過一把椅子面對赤身裸

體的我和二嬸坐下,我跟二嬸坐在床邊上。



二嬸低著頭看著自己的手說:「他小叔,我跟小傑的事,你二哥都知道,你

二哥也是有苦衷的」



「我跟你二哥剛來深圳做生意時,太難了。剛起步,咱也沒有多大本錢,就

做些邊邊角角的小訂單,剛剛夠維持生計。後來有一個大的訂單,我跟你二哥跑

去跟人家談,談了很久都談不下來,最後那個大老闆的秘書給透漏了點消息,那

個大老闆看上我了,只要我讓他玩三天,這什麼都聽他的,他就把這訂單給我們

做。你二哥一聽就火了,當時我也不願意,那時我才25歲啊,思想還很單純的,

當天晚上,你二哥冷靜下來後,跟我商量,說這份訂單不能丟,拿下這訂單,我

們的命運就會改變,生活就會好起來。



就這樣我被你二哥說服了,為了訂單,我跟了那個大老闆三天,都聽他的!



三天?他和他手下的員工不停操我,男員工操累了,女員工就帶個假雞巴操

我,連打掃衛生的老頭都操過我,三天?我不能穿衣服,不準吃飯,只能吃它們

的精液,喝他們的尿液,當他們的肉便器。三天?我的屄?,屁眼?,嘴?,都

是他們的精液尿液。還拍成視頻,照片,在他們公司存檔」



「第三天的下午,那個大老闆把我弄到一個很大的車間?,他公司?所有的

男人都在那?,有500來人,他們把你二哥也叫去了,車間中間有一個2米X

1米池子,有60來釐米高,池子的邊緣都是軟的,就像沙發一樣軟。



車間的一角碼放著很多啤酒,車間?還有一個很漂亮,身材很好,光著屁股

的躶體少婦,是哪個大老闆的老婆叫「玲玲」,為了表示誠意,那個大老闆讓你

二哥在500多人的見證下,操他老婆。



那天你二哥興奮的不得了,把玲玲的三個洞都操了個遍,你二哥操完後就開

始對我們倆的大輪奸了,我和玲玲在大池子?,讓他們隨便操,操的我倆的屁眼,

騷屄,嘴?,身上都是黏糊糊的精液,他們操到淩晨1點多,他們都累了,有的

人在我和玲玲的騷屄屁眼?射了好幾次精,我倆的騷屄都被操的又紅又腫,屁眼

被操的都閉不上了,池子?的精液2釐米深了。



就在男人們去喝酒,抽煙休息的時候,玲玲問我「妹妹,你說咱們女人最大

的價值是什麼?」



我說「不知道」



玲玲說「我們女人最大的價值就是(被操)被所有的男人操,被所有想操我

們的生物操,一個女人,如果連個想操你的男人都沒有,那還有什麼意義」



經過玲玲一說,我豁然開朗,我和玲玲相互擁抱,撫摸對方滿是精液的身體,

舌吻,吞食對方嘴?的精液和口水,我和玲玲躺在池底的精液?69式的互舔對

方被操腫的騷屄,把舌頭伸進對方那被操的閉不上的屁眼舔食屁眼?的精液。



玲玲又對我說,「這次輪奸,比起她過去的輪奸,都不算什麼,她每個月都

會來這?一次,讓公司所有人操她,一操就是一天一夜,人操累了,就找幾條狗

操,狗操完了,員工們就往她的騷屄,屁眼?塞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正說著呢,有的男人們都休息夠了,來到池子邊,他們開始往我們身上撒尿,

我和玲玲張嘴接尿,有些男人,沒有尿,就在池子?拉屎,等男人們都完事後,

池子也滿了,池子?又騷又臭。



玲玲笑嘻嘻的說:「妹妹,你看咱倆今晚的成績還蠻不錯嘛!!該咱倆表演

了!」說完,她就在池子底下亂摸,不一會,她的兩個手?摸上來好幾個又黑又

臭又硬的大屎球(這些人?肯定有不少便秘的)往自己的騷屄?塞,又在我的騷

屄?塞。



最後我倆的騷屄?都塞滿了臭屎球,我和玲玲從池子?出來,滿身都是屎尿

精液的混合物,在500多個男人的鼓掌聲中我們在地上用69的姿勢相互吃對

方臭屄?的屎球,吃完我和玲玲做出勝利的手勢,深深的吻在一起!



訂單拿下,我和你二哥這單賺了300多萬,隨著合作越來越順利,我們賺

了更多的錢,成立了自己的商貿公司,後來小傑「就是我」大學畢業了,還帶了

個女朋友回來,就是他老婆小燕,你二哥就讓他倆到公司幫忙,公司的大環境對

小傑和小燕產生了影響,不久你二哥就把小燕給操了,小傑一有空就操我,再後

來,我和小燕就像玲玲那樣每個月都去一趟公司,讓員工操上一天一夜,拉近與

員工的距離,也是我們作為女人的榮譽!」



小叔聽完點點頭,又問:「那……二嫂,你說二哥的苦衷是什麼?」



二嬸的眼淚流了下來,說道:「你二哥他……他現在不是一個完整的男人了!!」

二嬸接著說:「兩年前你二哥帶著我和他的幾個朋友開車去越野,順便讓



我和他的朋友們搞個《野外泥潭輪奸操屄聯誼會》誰知道半路有一輛車翻溝?了



,就找來鋼絲繩準備把溝?那車拖上來,你二哥就在那?指揮,萬萬沒想到

啊!



拖車起步太猛,油門太大,一下就把鋼絲繩扯斷了,有一段鋼絲繩甩了出去,

剛好甩在你二哥的雞巴上,由於力道太大,直接把你二哥的雞巴打成肉醬了,找

都找不回來,好在把命保住了」二嬸說完「嗚嗚嗚」哭了起來。



小叔聽完嘆了口氣說「原來是這麼回事啊!」接著又說:「我下樓到廚房找

水喝,聽到有聲音,看你的門沒關好,就過來了,看到你倆正操著呢,操的太投

入了,連我進來都不知道」



小叔站起來說:「坐飛機真累,我回去睡覺了,有啥事明天再說」說著往外

就走,二嬸則傻楞楞的看著小叔,小叔走到門口突然回頭說:「二嫂!從我第一

次見到你,我就日夜都想操到你,沒想到讓阿傑先把你操了!!」說完就關門走

了。



再看二嬸,噗呲一聲,笑了。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說:「操!嚇死我了,我

要去尿尿!」



二嬸說:「我的小爸爸,親爸爸,你的騷屄,浪屄,臭屄的寶貝青青說了半

天話,嗓子都冒煙了,就把你的尿讓青青喝了,解解渴吧!」



我說:「也行,剩下馬桶沖水了」



就這樣,我和二嬸躺在床上,她含著我的雞巴,喝著我的尿,我把頭深深的

埋在她兩腿之間,舔著她的騷屄,雙雙入睡,進入夢鄉…………



……













我迷迷糊糊的從睡夢中醒來,揉揉眼睛,一看鬧鐘,都快10點了,再看看

二嬸,側身趴在我大腿上,嘴裡還含著我的雞巴,流著口水,睡得跟死豬一樣,

我挺了一下腰,二嬸的腦袋晃了一下,嘴裡哼哼唧唧了幾聲,我在二嬸的屁股上

拍了兩巴掌說:「青青!騷屄!趕緊起床,都10點了,快點!」



二嬸翻身,平躺在床上,成「大」字型伸著懶腰,我看到我那「圓柱形」的

小音箱還在她有些紅腫的騷屄裡夾著,已經滑出來4,5釐米了,我伸手抓住,

猛地抽了出來,二嬸發出「噢」的一聲,再看她的肥屄,屄口外翻著,流出了很

多屄水。



我說:「音箱都讓你的騷屄玩沒電了,操你媽屄的,還弄了我一雞巴蛋的口

水,我先去沖涼,洗漱了。」



二嬸一下坐起來說:「騷屄青青要跟小爸爸你一起沖涼……好不好嘛~ 」



我說:「好,那你快點」說著我起身走向衛生間。再看二嬸從床上下來,蹦

蹦跳跳笑咪咪的跟了過來。



我跟二嬸一起沖著澡,她在我身後一隻玉手抱著我,另一隻玉手套弄著我的

雞巴,我則背著一隻手,撫摸著她的騷屄。我突然感覺我要大便。



我說:「青青,你先洗著,我要去拉屎」



二嬸一聽,關掉水喉說:「小爸爸……你把屎拉到我嘴裡吧……我要吃…

…我要吃你拉的屎」



我說:「不好吧!狗才吃屎呢!我還是拉馬桶裡吧。」



二嬸說:「我要吃……我就是要吃嘛……我是你的騷屄青青……小爸爸你最

疼我了……我要做你的爛屄母狗……我是臭屄馬桶……」二嬸一邊撒嬌,一邊躺

在地上,張著小嘴,等著我。



我說:「好吧,好吧,真拿你沒辦法」



我面對著她的腳,騎在他臉上,慢慢地蹲下來把我的屁眼對準他的嘴,她的

玉手緊緊地掐住我的腰,生怕我站起來跑掉一樣。我的小腹慢慢地用力,又黃又

粘的屎就像霜淇淋一樣擠到了她嘴裡,二嬸她津津有味的吃著,我也沒閑著,伸

出手摳弄著她的騷屄和屁眼。扣了一會,我的屎也拉完了,我的屁眼也被二嬸這

個爛屄舔的乾乾淨淨,就站了起來。「哎呀!不好,蹲的時間太長,腿麻了。」

說著我趕緊坐到旁邊的馬桶上。



二嬸一翻身,像狗一樣爬到我面前,含住我的雞巴舔吸,她則用手用力的玩

弄著自己的騷屄。不一會我的大雞吧就被她吸得一柱擎天,死硬死硬的。



二嬸擡起頭看著我說:「青青的騷屄好癢啊~ 小爸爸~ 親爸爸~ 你看~ 青青

騷屄的浪水都流出來了~ 你操我的騷屄~ 操青青的騷屄……」說著,二嬸站起啦

來,騎在我的雞吧上,對準她的屄口就坐了下去。我坐在馬桶上,二嬸坐在我的

雞巴上,用她的大肥屄一上一下的操我的雞巴。我雙手掐住二嬸的蜂腰,在她每

一次坐下來的時候都用力的往下拉,腰往上挺,好讓我的大雞吧每一下都操到她

騷屄的最深處,操過宮頸,直接操到子宮裡。



二嬸雙手亂抓著自己那一頭秀髮,亂搖著腦袋浪叫:「……操……操我…

…操~ 啊~ 我~ 的騷屄……啊……好爽……噢噢噢……耶……用力操……爸爸的

……大雞巴……啊~ 操死我了……



子宮好酸……啊啊……我是……爸爸的~ 啊~ 騷屄女兒……爛屄母狗……臭

屄~ 噢~ 馬桶……操死我~.啊……噢噢啊……」



忽然我感覺有什麼東西落到我的蛋蛋和大腿根上,還熱乎乎的,低頭一看!

操他媽屄的,二嬸居然爽的大便失禁,拉屎了,我的蛋蛋上,大腿上,馬桶蓋上,

地上,都是!二嬸他能操著屄把屎拉出來,不可思議啊,呵呵。



我把二嬸輕輕的推開,看看身上的屎,再看看二嬸。二嬸笑嘻嘻的說:「哎

呀……青青的騷屄太爽了啦……太激動了啦……情不自禁的就拉屎了……嗯…

…小爸爸不要生氣吆~ 嘻嘻」



我拉住二嬸的手說:「小爸爸怎麼會生氣呢~ 我的騷屄青青那又肥又浪的爛

屄和粉紅的屁眼都是小爸爸的最愛,在這屁眼裡拉出的屎小爸爸也很喜歡,你看,

顏色金黃,鮮亮,又軟又粘,一點都不臭(其實還是有一點臭)」



我抓起一把二嬸拉的屎塗抹在我的大雞吧上說:「你看,多好看啊~ 」



二嬸說:「真的好好看哎……我也要……我也要……」



我說:「好」我把腿上,馬桶蓋上的屎捧在手裡,讓二嬸趴在我的腿上,撅

著大屁股,把屎糊滿她的爛肥屄,又撿起地上的,塞進她的陰道裡。



我問二嬸:「青青,你屁眼裡還有屎嗎,都拉出來,我要塗滿你全身」



二嬸說:「騷屄青青的屁眼裡還有好多呢~ !從早上一直憋著呢~ !」



說完只見一股一股的黃金屎從她的屁眼裡擠了出來。真的好多啊~ 好大的一

坨啊~ !我把屎塗在她的大屁股,背上,臉上,頭髮上……塗滿了她全身,我和

滿身是屎的二嬸緊緊地擁吻在一起,我雙手在她的大肥臀上揉搓,我的大雞吧被

她夾在屁股溝裡摩擦著她的肥屄陰唇,我們的舌頭纏繞在了一起……



二嬸把腿盤到了我的腰上,雙手摟住我的脖子,我雙手環抱著她的大屁股稍

微把腰一挺,大雞吧就滑進了她那塞滿屎的臭屄裡,開始一上一下的操她的臭屄。

這樣操著真TM累人操了有100多下,我就吃不消了。我讓二嬸跪在馬桶上,

翹起肥臀,我站在後面操她的臭屄,操的她又是一陣一陣的浪叫。



我的大雞吧在二嬸的臭屄裡快速的抽插,每次抽插都從她的臭屄裡帶出大便

和浪水混合在粘液,發出「啵嘰,啵嘰」的聲音,我的小腹撞擊的她那滿是大便

的肥臀啪啪作響,臀浪滾滾,我一隻手扶著她的腰,另一隻手扣著她的屁眼,聽

著二嬸的浪叫聲,享受著肥屄摩擦我的大雞吧帶來的快感,聞著空氣中淡淡的屎

味……這感覺……太他媽爽了!!



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啪啪啪啪啪」撞擊聲越來越快,二嬸也不浪

叫了,只是發出「呼呼呼呼」喘息聲。我重重的操了一下,緊緊地抓著二嬸的大

屁股,深吸了一口氣,身體僵直,大雞吧開始抖動,持續了有20幾秒「啊…

…」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大量的濃精噴射在二嬸的子宮壁上,射的真過癮。



在我射精的同時,二嬸也開始痙攣,全身緊繃,發抖,我們同時高潮了。高

潮後休息了片刻,一同洗漱完畢後,一看表,都他媽12點半了,我的肚子都餓

「咕咕叫」了,二嬸要好很多,因為她吃了一坨屎了……



來到餐廳,發現小嬸已經做好飯,擺上餐桌,與小叔一起,等我們吃飯呢。

我和二嬸坐下來,我小叔說:「二哥一早就去公司了,他說中午在公司吃,二嫂,

咱們吃飯吧。」



由於昨晚的事,感覺還是有點尷尬,我二嬸就點了一下頭「嗯」了一聲,也

沒多說話。吃完午飯,我小嬸收拾完餐具後,聊了幾句家常話,就上樓了。我二

嬸由於還有點尷尬,就起身準備出去,被我小叔攔下了。



小叔說「二嫂,你先別走,我這裡有東西給你和小傑看」說完從餐桌下拉出

來一個小箱子打開一看,是十幾本相冊和兩個1TB的移動硬碟。



我問小叔:「這是啥啊?」



我小叔說:「你看過就知道了。」說著拿出一個硬碟,連接到我家數位化的

大型家庭影院上了。然後又倒了三杯紅酒,說:「我們邊喝邊看」。



開始播放檔》》》》我們三個開始看。看著看著,之前的尷尬煙消雲散,

取而代之的是歡樂笑聲,驚呼聲,以及陣陣的浪叫聲……









我和小叔,還有二嬸,看著牆上那79英寸的4K超清平板電視,播放的畫

面一開始是一個廟會,熙熙攘攘的人群,賣各種小玩意的商販,打把勢賣藝的,

還有唱歌的,跳舞的,形形色色,三教九流,有買的有賣的,男女老少,什麼樣

的人都有,魚龍混雜。



看著畫面,我說:「小叔,這不是咱老家<夾屁溝>的廟會嘛,還是老樣子,

沒多大變化啊,遠處那兩座山,不就是⌒乳頭山⌒嘛,山上還有座求子的娘娘廟」



我小叔說:「是啊,是夾屁溝的廟會,咱那個偏僻的小縣城,能有多大變化。」



電視裡的畫面來到了一個1。5米高,有3米×3米那麼大的一個簡易高臺

子跟前,上面鋪著建築用的竹膠板,左右兩邊是臨時搭建的臺階,後面是用黑色

塑膠布做的幕布,綁在檯子後面兩個角上豎著的大竹竿上,旁邊是兩個1。2米

高0。5米寬的大音響,放著震耳欲聾的音樂,檯子上是一位身材火辣的妞跳著

豔舞,檯子下麵裡三層外三層的圍了好多人,不時的有人吹口哨,叫好,還有拿

著手機拍照錄影的。



再看這跳舞的小妞,背向人群,白色的高跟鞋,粉色緊身褲,齊屄的小短裙,

上身已經脫光,露出雪白緊致的美背,頭戴一頂白色的牛仔帽,微微的彎著腰,

叉著腿,抖動著她那渾圓高蹺的電臀,抖動電臀的同時,一隻手在腰間一扯,瞬

間齊屄小短裙從腰間扯開,變成一塊布片,在他手中搖擺著,她的手向後一揮,

手中的短裙拋向了人群,隨之人群出現了一陣哄搶,臺上的小妞把腰彎的更深,

雙腿併攏,翹著圓臀,雙手開始慢慢的脫她的粉色緊身褲,邊脫邊扭動著腰身,

挑逗著台下的人群,伴隨著台下的口哨聲,叫好聲,緊身褲一點一點的全部脫了

下來,她那雪白渾圓的翹臀,修長的美腿,肥厚而且長滿屄毛的肥屄被夾成(一

線天),全部呈現在人們面前。



小妞彎著腰,雙手扒開自己雪白的翹屁股,以便人們可以更清楚的看到她那

滿是陰毛的肥屄,同時不斷地左右扭動著,表演著放浪的舞姿,她的兩根中指慢

慢地塞進了自己的毛屄隨個音樂的節奏不斷地摳弄,不一會她的屄水就滴滴答答

的流了出來,她忽然伸出手,慢慢地撿起她的緊身褲,開始往她自己的毛屄裡塞,

在台下人們的歡叫聲中,很快那粉色的緊身褲就全塞進了她肥厚的毛屄,只有兩

只褲腳還漏在外面。這小妞扭動著翹臀又把緊身褲從屄裡一點一點的扯了出來,

粉色緊身褲上沾滿了滑膩膩的屄水,只見小妞把滿是屄水的褲子又塞進了自己的

屁眼,只是沒有全部塞進去,只塞到褲襠的位置,兩條褲腿在屁眼外邊隨著她扭

動的翹臀,甩來甩去,就像兩條粉色的尾巴,煞是可愛。



小妞直起身子,扭動著身體轉過身來,面向公眾,只是她把牛仔帽壓得很低,

還帶著大墨鏡,看不出長啥樣,她繼續跳著極具挑逗性的豔舞。



我擦來!!她粉嫩嫩的乳頭上還夾著乳夾,乳夾上還掛著兩個小鈴鐺,隨著

她扭動的小蠻腰亂晃。她一隻手按著頭上的白色牛仔帽,另一隻手貼著小肚子,

如小水蛇一樣滑到了自己屄毛旺盛的肥屄上,中指扣進屄裡,跳起了「邁克傑克

遜」的招牌動作(就是像站著操屄的那個動作)一邊跳,一邊走到檯子的邊緣蹲

下,突然她的手從毛屄裡猛抽出來,一股尿液像水槍一樣噴向台下的觀眾,台下

一片沸騰,有人興奮的亂叫,有人張大嘴接尿。接著小妞把屁眼裡的緊身褲拽出

來甩向人群,這下下麵更亂了只聽到:「我的……我的……



什麼他媽你的,老子的……我操你大爺,放手!……你他媽的放手……



臺上的小妞看著下面哄搶的人群「呵呵呵呵」笑了起來,同時摘掉了牛仔帽

和大墨鏡,甩了甩那一頭秀髮露出她美麗的臉龐。看到她的真容,頓時我的眼睛

睜的像牛蛋一樣大,張著嘴巴驚訝的都閉不上。這小浪妞正是我小嬸子「曉慧」



我慢慢的轉過頭,直直的看著小叔,我都懷疑我的眼睛了。小叔笑呵呵的用

手托了一下我的下巴,讓我閉上嘴說:「看我幹嘛!我又不是美女!接看你小嬸

的表演」



旁邊的二嬸嘻嘻的笑著說:「曉慧原來也是個浪貨啊……」



再看電視上,主持人拿著話筒走了出來。額滴個娘啊……不是別人,正是我

小叔。



小叔拿著話筒說:「夾屁溝的老少爺們,這個浪貨跳的舞,你們喜歡嗎!」



下麵的人群高喊道:「喜歡~ !再來一個…………太喜歡了…………這娘們

真浪~ ……爺們的雞巴都硬的不行了……」



小叔說:「介紹一下啊~ !這個騷屄浪貨呢~ 是我老婆,叫曉慧,她要跟大

家玩一個遊戲,至於是什麼遊戲。嗯!還是讓我老婆這個浪貨自己說吧!」說著

把話筒交個曉慧



曉慧拿著話筒說:「夾屁溝的老少爺們,你們想操我的騷屄嗎~ !」台下的

人群高喊「想」



曉慧接著說:「首先呢,我要感謝咱夾屁溝的老少爺們,你們想操我的騷屄,

就是對我的認可。我要跟大家玩的遊戲就是讓大家操我的騷屄,我先說一下遊戲

的規則,~ 啊……啊。



……啊……人家的騷屄現在就開始癢了……」台下一陣哄笑。



曉慧接著說:「第一呢~ 大家可以親吻和操我身上的每一個地方,比如我的

騷屄和屁眼,我的嘴巴,腋窩,操奶炮。啊……想想都好激動啊……!你們看我

的浪屄已經開始流屄水了……你們的精液可以隨便射在我身體裡,我就是你們的

精子庫呦……」



「第二條,大家可以使用皮鞭抽打我的白屁股,我的騷屄,和奶子,皮鞭我

已經給大家準備好了,大家看我的眼神就應該感覺到,我是多麼盼望你們用皮鞭

狠狠的抽打我的騷屄,把我的騷屄抽爛……不準打我的臉啊。~ 呵呵」



「第三嘛,這次對我的輪奸,上臺來的老少爺們不要超過10個人,射完一

個補一個,以便為縣裡宣傳隊的同志留出空間,從各個角度拍攝我的浪屄被操時

的樣子」



「第四啊,咱們這個操屄遊戲玩到晚6點結束,在此期間,如果我被操的暈

死過去,經咱們縣醫院的醫生檢查確定,再不危及生命的情況下,老少爺們們可

以繼續操我,過一把奸屍的癮!人家也好想知道自己被操的暈死過去是什麼樣子

呢……嘻嘻」



「第五條,每位在我身體裡射精的老少爺們,如果不能嫌棄我這個賤屄騷貨,

可以拔掉我的一根屄毛作為留念。每人只限一根吆……」



「最後,我要感謝縣宣傳隊,縣醫院的同志,對這次活動的大力支持!還有

就是在晚6點操屄結束後,還有一個小節目,希望大家不要錯過哦……」



我問小叔:「縣宣傳隊和縣醫院的人咋去了?這幫大爺平常誰都請不動啊!」



我小叔說:「現任的縣長是我大學同學,有他的命令,他們誰敢不去!再說,

他們都操過曉慧的騷屄了,怎麼著也要給個面子嘛!」



電視上傳來了震耳欲聾的音樂,有幾個工作人員擡出來一個橢圓的大木桶,

就是桑拿裡的那種泡澡的木桶,木桶口用紗網封住,就是普通窗戶上的防蚊紗網,

看那厚度少說要有20層,看上去就是用木桶做的一個簡易床。



曉慧躺在木桶床上,雙腿彎曲成M狀,肥厚的滿是屄毛的騷屄滴著浪水,雙

手揉搓著自己的大奶子,發出「啊……嗯……啊……」的聲音。



這時我小叔拿著話筒走了出來說:「大夥的雞巴都硬了吧!我這個浪屄老婆

的騷屄都浪成這樣了,你們還不上來操她的騷屄。」



人群開始向臺上瘋擠,在工作人員的勸說下有10個人先上了台。一個又黑

又壯滿身油汙,看上去40多歲滿臉麻子的傢夥是光著屁股,挺著大雞吧上來的,

就在其他人脫衣服解褲子的時候,他拿起一個皮鞭「啪!啪!啪!啪!」又快又

狠的4皮鞭抽在了曉慧的毛屄上。



曉慧隨即發出:「啊!!!!!」的慘叫聲,黑壯男扔掉手中的皮鞭,一個

快步走到曉慧雙腿之間,黑乎乎髒兮兮的大雞吧,(估計這人有半年沒洗澡了)

一下操到了曉慧的毛屄中,雙手揉著曉慧的豐滿雪白的大奶子,弓著腰,象瘋狗

一樣快速的操著曉慧的毛屄。其他人也圍了過來,有兩個人一人抱著一隻曉慧的

美腳,用腳心摩擦著自己的雞巴。有一個鑽到黑壯男的胯下,伸出舌頭舔弄曉慧

的屁眼,曉慧的兩隻手裡各攥著一個雞巴套弄,另有兩人小腹向前挺,身子往後

仰,努力的把自己的雞巴往曉慧的腋窩裡塞,那個動作好搞笑,就像兩隻海馬,

又像兩隻蝦米。一個長得跟電線杆一樣又瘦又高的小夥子,用他不算太粗,但有

25釐米左右的細長雞巴,操著曉慧的嘴,還有一個,由於湊不過去,在臺上尷

尬的自己擼著雞巴,幾個人不是的變換著體位。從曉慧笑眯眯的眼神裡可以看出,

她已經從騷屄被皮鞭抽打,火辣辣的疼痛轉變為被操的快感,她正享受著正在進

行中的輪奸。有人射精退出,有人立刻補上,每個射完精的都不忘拔掉她一根屄

毛,當作留念。由於她的嘴一直被雞巴操著,所以只發出「嘔……嘔……嘔…

…」的聲音,可以聽出是很享受的聲音。



很快曉慧的騷屄裡,屁眼裡,嘴裡,頭髮上……全身都是騷呼呼臭烘烘的精

液,精液在她身上滴落,滴到了紗網上,透過紗網,滴到了木桶裡。



旁邊的二嬸孟蘭青看到這裡,忍不住又開始發浪了,浪聲浪氣說:「阿傑他

小叔……,嫂子年輕的時候你想操我,現在我都40歲了~ 而且是被千人騎萬人

操的老騷屄,老爛屄了~ 你還想操嫂子的屄嗎……」



小叔說:「嫂子,我每時每刻都在想操你的騷屄,雖然你40歲了,但看到

你那像20多歲小少婦的容貌和身材,再加上你這年紀特有的浪味,我真想把我

的雞巴一直操在你那千人騎萬人操爛騷屄裡,永遠也不拔出來。」



蘭青聽到小叔這麼誇她,這麼想操她的爛屄,激動的小臉馬上泛出朵朵桃花

紅,立刻依偎在小叔的懷裡,有那麼點小鳥依人的感覺,說:「他小叔,……嗯

……嫂子哪有你說的那麼好……額……嗯……嫂子被你誇的騷屄都出浪水了…

…嫂子的騷屄癢的好厲害啊~ !嫂子的爛屄又欠操了……啊……他小叔……快操

我吧……我受不了了……快操我的爛騷屄吧……」蘭青一邊說著浪話,一邊把手

伸進自己的熱褲摳弄起了自己的騷屄。



小叔說:「嫂子不著急,我再喝一杯紅酒,你先吃一會我得雞巴,把他舔硬

了,我才能操你那又肥,又白的騷屄啊,才能把我這又騷又浪的爛屄嫂子你,操

的舒舒服服的啊!你說是不是啊」說著,低頭與我二嬸蘭青來了一個深深的舌吻。



我識趣的起身,拿紅酒給我小叔倒了一杯紅酒,蘭青脫光自己的衣服,又脫

掉了小叔的褲子,跪在地毯上,舔弄起了小叔的雞巴。我把紅酒放回酒櫃,坐回

沙發,看到小嬸曉慧從樓上下來了,笑眯眯的走了過來。上身穿著剛剛能包裹住

她那對雪白的大奶子的肉色小T恤,粉粉的乳頭依稀可見,下麵穿著霧白色的緊

身褲,深深的勒進她肥厚的饅頭屄裡,勒出一條迷人的屄縫。



太迷人了,我口水都流出來了。



曉慧看著正在吃著小叔雞巴的蘭青說:「嫂子忙著呢~ 我去樓上換了件衣服,

下來找你玩呢,沒想到你先玩上了。」



蘭青吐出雞巴擡起頭說:「曉慧啊~ !別叫我嫂子了~ 叫我青姐吧。我吃你

老公的雞巴,你不生氣吧~ 」



曉慧說:「嫂子……我的好青姐,妹妹怎麼會生氣呢,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青姐你不知道,就你這小叔子,今天早上我還沒睡醒,就讓他狠狠操了一頓,操

完我的騷屄,再操我的屁眼,操完屁眼又操我的嘴,一邊操我,嘴裡喊著嫂子

……青青……蘭青……操死你……嫂子……青……



……我要操死你」「現在讓他直接操你就行了,省的拿我當替身了~ !呵呵」

「青姐你繼續吃雞巴,不用管我啊~ 」



曉慧說完坐到我懷裡扭過頭一臉壞笑的說:「小傑!」



畢竟是初次見面的第二天,雖然電視裡播放著她被輪奸群操一臉幸福發浪的

畫面,但她這麼一叫我,我的臉還是蹭的一下就紅了,低著頭不敢看她。



曉慧接著壞壞的帶著浪味的說:「小傑……你為是麼不看我呢……?來嘛~

看著我~ !看著我嘛~ 」



我擡起頭看著她,他突然雙手攥起小拳頭,伸出一根食指,指著我說:「咦

……哈哈哈,你的眼神告訴我,你對我有想法~ !你……想操我!想操我的小屄

是不是……!你不要不承認啊……!



你的眼神出賣了你~ 嘻嘻嘻……。」



沒辦法,我只能承認了,我點了點頭。她用玉手拖著我的下巴說:「對嘛

……承認了就是好孩子啊……,想操小嬸嬸就說嘛……小嬸嬸一定會讓你操的啊

……乖孩子……乖~ 啊……!」



我心想你TM不就比我大兩歲嘛!這不是成心挑逗我嘛!看老子一會怎麼修

理你!



我一下把曉慧緊緊的摟坐在懷裡,一手塞進她的小T恤裡揉捏著她的酥胸,

另一隻手隔著褲子撫摸著她的饅頭屄。曉慧擡起頭,伸出舌頭舔了舔我的下巴說:

「先看完我的表演,再操我吧~ 我在後面還有個小節目呢~ !很好看的!」



我點了一下頭,表示同意,摟著她看著電視上他被輪奸的視頻。畫面不時地

切換著,都是從各個角度拍攝的她被操的過程。



我問曉慧:「你為什麼讓這麼多人光天化日的輪奸你,你是怎麼想的呢?」



曉慧說:「我沒怎麼想啊~ 我只是滿足自己生理和心理需求而已。順便滿足

一下你小叔的淫妻欲,你小叔有非常嚴重的綠帽情節。」



曉慧接著說:「我的故事要從小學六年級的時候說起,那是我第一次被操,

噢不對,應該說是被強姦,被我們班主任強姦了。」「一般正常的小女孩會感到

非常痛苦,產生心理陰影,羞於見人。但我不一樣,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到真正意

義上被操的高潮,那感覺在我心底留下了深深的印記,讓我癡迷,我愛死被操的

感覺了」「後來,我勾引校長,以及其他的老師,學校裡所有的男老師都操過了

我那剛張了幾根稀疏屄毛的小嫩屄。」「那時候每個課間休息的時候,我都會跑

到老師們的辦公樓裡,讓一名男老師操我的小嫩屄……」



我聆聽著曉慧的自述:「後來的初中,高中,也是這樣度過的,高中時,不

只是老師操我,很多男同學也加入操我的隊伍中,為了提高操屄的效率,我開始

不穿內褲,只穿齊屄的小短裙,他們隨時隨地的想操我時,掀起我的齊屄小短裙

就操,那時的我生活在每天都有人操我的小騷屄的幸福中,每天臉上都掛著滿足

的笑容。」



「由於每天沈迷於操屄的快樂中,我沒能考上大學。再後來我認識了你小叔,

並深深地愛上了彼此,我們很快就結婚了,我想隱藏我的過去,不想讓你小叔知

道他老婆是個連妓女都不如的小爛屄,但已經深陷被操所帶來的快感中無法自拔

的我,開始與村裡的男人偷偷地搞破鞋,村裡所有雞巴能硬的男人都操過了我的

爛騷屄。有一次還是被你小叔撞見了,而且是我和5。6個老男人操爛屄,搞破

鞋。」



「我本以為你小叔會打死我,但他並沒有生氣,他心平氣和的告訴我,他知

道我過去的一切,他喜歡他的老婆把自己的身體展現給別的男人看,讓其他男人

操老婆的騷屄會讓他有巨大的快感和成就感。跟我說完後,他與那幾個老男人一

起操起我來,那是自和你小叔結婚以來,他操我操的最過癮的一次。那時我才知

道你小叔有嚴重的淫妻辟。而我也越來越放浪,越來越變態。」



「我在沒人操我的時候,就在網上裸聊,看輪奸,SM,獸交之類的黃片。

慢慢地我已經不滿足於十幾個或者幾十個人操我,我想要更多的人一起操我,無

時無刻的操我,虐待我。所以我和你小叔才搞了廟會上的這次操屄虐待活動…

…」



聽完曉慧的自述,我才知道她和我小叔的故事,再看電視上,曉慧的白屁股,

大奶子上已滿是紫紅的鞭痕,屄毛被拔得一根不剩,肥屄也被連抽帶操的紅腫不

堪,粉紅的小屁眼被操成了合不上的「O」型,滿身的精液從她身上滴進木桶,

還有幾個人不停的操著她。螢幕顯示的時間是17:49分。這時工作人員把正

在操曉慧的幾個人不管射沒射精,統統趕下臺去,又有兩個工作人員從後臺攙扶

著一個要有80多歲的老頭,顫顫巍巍的走了過來。只聽曉慧說:「爹!你怎麼

來了?」



我看著抱在懷裡的曉慧問:「這老頭是你爹?怎麼這麼大年紀了!?」



曉慧眨眨她迷人泛著春光的大眼睛說:「是我爹啊,我姐妹6個,我排第5,

我還有一個妹妹」



電視裡曉慧的爹說:「我聽村裡人說,你在這搞操屄大會,我也來湊湊熱鬧,

操操女兒的浪屄」



說著退下自己的大褲衩子,露出他那垂頭喪氣的老屌,用手擼了起來。



曉慧撅著大白屁股等了半天,也沒感覺到他爹的老屌操她,就說:「爹…

…你到底行不行啊……!」



老頭擼著自己的老屌說:「你爹我當年也是乳頭山上摸爬滾打,夾屁溝裡刺

刀見紅,在咱這響噹噹的人物,誰家的大姑娘,小媳婦不都讓你爹我操的跪地求

饒!我怎麼不行啦!」



曉慧說:「行,你就趕快操啊!女兒都撅著屁股等半天了!」



老頭嘴裡嘟囔著:「我行的……我行的……」將他那擼的半軟不硬的老屌塞

進曉慧的肥屄裡,老腰一躬一躬的操了起來。曉慧則撅著屁股,趴在木桶床上,

雙手托著下巴,兩眼望著天空亂看,完全沒感覺的樣子。看到這幅情景,我是真

忍不住了,哈哈大笑,笑的我肚子都疼了。再看老頭,沒操到10幾下,就癱坐

在臺上喘著粗氣說:「唉……真是老了……!操不動了~ !」然後仰天長歎:

「廉頗老矣!!廉頗老矣啊!!」



螢幕上的時間剛好18:00正,只見工作人員把木桶上封著的紗網去掉,

木桶裡精液已經有多半桶了。只見兩名穿白大褂的醫生走上台來,手裡拿著一條

有鉛筆那麼粗的透明膠管,膠管有兩米多長,膠管的一頭連著一台小潛水泵。又

有人擡上來一個產床,曉慧躺在產床上,雙腿呈M狀,紅腫的騷屄對向台下的人

群,一名醫生把曉慧的肥屄扒開,將膠管一頭慢慢地塞進她的子宮口。另一名醫

生把連著膠管的水泵放到木桶裡的精液中,打開開關,看到小水泵慢慢地把精液

送到了曉慧的子宮裡。曉慧發出「啊……好舒服……好充實……啊……」的浪叫

聲。



十幾分鐘後,曉慧的子宮裡灌滿了精液,肚子漲的像懷孕7個月的孕婦一樣。

醫生抽出膠管,迅速的把一個電動充氣的小皮球塞進曉慧的肥屄裡,開動馬達,

皮球在曉慧的肥屄裡迅速的膨脹,把精液封在了曉慧的子宮裡。膨脹的皮球把曉

慧的屄口完全撐開,皮球的一小部分在屄口就能看到。醫生把充氣馬達拿掉,曉

慧從產床上下來,挺著裝滿精液的小肚子,做出勝利的手勢。



曉慧拿過話筒說:「感謝夾屁溝的老少爺們,感謝你們操我的爛騷屄,把你

們珍貴的精液射在我的爛騷屄裡,儲存在騷屄的子宮裡。我會非常珍惜的,我會

讓子宮慢慢吸收掉這些寶貴的精液。」



「剩餘的精液我會每天塗滿全身,感受你們對我這個爛屄的愛~ !謝謝大家。」

台下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這段視頻播放完畢。



這時旁邊的小叔和二嬸已經操在了一起,小叔坐在沙發上,二嬸坐在小叔的

雞巴上,一上一下的操著,小叔的雙手抱著二嬸的大肥臀,兩根手指摳著二嬸的

屁眼,二嬸不停的浪叫:「耶……耶。。噢……耶……傑他小叔……嫂子的~ 爛

屄~ 讓你操的~ 好爽啊……好舒服啊……唉吆……操死我了……



三弟啊……你的雞巴……好硬啊……搗的嫂子的~ 爛屄……啊……三弟…

…噢噢……小爺爺……操死我……再用力!



……要死了……啊……要死了……」



我的雞巴也已經硬的跟鐵棍一樣,我吧小嬸趴著摁在沙發上,扯爛了她的緊

身褲,她雪白渾圓的翹臀呈現出來,我雙手扒開她的大白臀,把臉深深的埋進她

的臀縫裡,瘋狂的舔弄著她的饅頭屄和小屁眼,小嬸享受著我的舌頭在她肥屄和

屁眼上的舔吸,嘴裡發出「嗯……嗯……小傑好壞壞……



噢……對~ 就是那裡……伸進來……嗯……」不一會小嬸的浪屄就濕的一塌

糊塗。



我趁熱打鐵,趴在小嬸背上,堅硬如鐵的大雞吧對準她的浪肥屄,有力的操

了起來。



小嬸曉慧浪叫到:「唉~ 吆……你個壞小子……想操死我~ 啊」我沒理她,

越操越用力,越操越深,每操一下恨不得把蛋蛋都操進去。



小嬸被我操的浪叫不止「阿傑……寶貝……騷屄好爽……用力……再用力

……操我的騷屄……操爛它……



把我的~ 騷屄操爛……我是大騷屄……大賤屄…………」



由於昨晚和二嬸操了一炮,又從今天早上操到中午,我感覺體力有點不支,

沒操10分鐘就繳械投降了。小叔這時候也把他濃濃的精液噴射到了二嬸的爛騷

屄裡,躺在沙發上,滿頭大汗的喘著粗氣。



可我二嬸和小嬸這倆浪屄還沒過癮,浪聲浪氣的對我和小叔死纏爛打,可我

倆真的累的硬不起來了。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好主意,站起來跑向了廚房,拿了瓶

橄欖油扔到沙發上,又跑向衛生間。



等我回來時手裡拿著4把「圓頭馬桶刷」我把家裡4個衛生間的「馬桶刷」

都拿過來了,在手裡搖晃「嘿嘿嘿嘿」的壞笑著。他們頓時明白了。



二嬸搶著說:「我先來,我先來,先弄我,我要奧……」說著跪在地毯上,

臉貼地,撅起大肥屁股。



我拿起橄欖油倒在二嬸的大屁股和大肥屄上,又到在兩個「馬桶刷」上,我

拿著一個蹲下,頂到二嬸的屄口上,小叔拿一個頂到二嬸的屁眼上,我們一起慢

慢有力往二嬸的肥屄和屁眼裡塞。二嬸嘴裡發出「噢!噢!噢!啊!啊!噢!噢!

噢!」的聲音。我向小叔使了一個眼色,我倆同時一用力,兩把馬桶刷同時全部

插進了二嬸的肥屄和屁眼。二嬸「啊!!!」的大叫一聲,趴在地上全身痙攣,

抽搐,肥屄裡流出了很多白色的粘液,她高潮了!嘴裡喊著:「好過癮!好舒服!

好給力!好帶勁啊……!!!」



小嬸看到二嬸這麼爽,說:「快,該我了,快插我,我也試試啥滋味!!」



於是我和小叔把另外兩把「馬桶刷」猛插進小嬸曉慧的騷屄和屁眼。曉慧同

樣發出:「咿……呀啊!!!真的好刺激!啊!!好爽!!」的叫聲,顫抖著高

潮了。



休息了有5分鐘,我拿起「橄欖油」倒在這倆浪屄身上,說:「浪貨,起來,

快起來!給爺們跳段豔舞看看!」小叔倒了兩杯紅酒,打開音樂,這倆浪貨從地

上爬起來開始跳舞。我跟小叔坐在沙發上,喝著紅酒,看著這倆浪貨跳著油臀豔

舞,倆浪貨的屁眼和騷屄中還各塞著一個馬桶刷,長長的白色刷柄在雙腿之間晃

動,,,,真叫享受啊!



馬桶刷的刷毛隨著他倆的扭動,不斷的摩擦著他倆的陰道和直腸,沒跳多大

一會,這倆浪貨又高潮了,雙雙攤到在地上,抽動著身體,翻著白眼,騷屄裡留

出大量的陰精。倆浪貨嘴裡嘟嘟囔囔的不知道說的是什麼。



我對小叔說:「這下玩大發了!爽暈了。哈哈哈哈」小叔也跟著笑了起來。



這時我二叔回來了,一進門看到這情景,嚇了他一大跳說:「什麼情況啊?

他倆怎麼了?觸電了?」



小叔說:「二哥,你回來了。是這麼回事,我跟阿傑操不過這倆浪貨,敗下

陣來。阿傑想出這麼一個主意,《抄傢夥》上!這不雙雙拿下!」



二叔聽完「哈哈哈哈」的大笑起來,笑完說:「這主意好,就是忒狠了點啊~」



我說:「二叔,你不知道,不狠就幹不過他倆了~!」我們三人又是一陣大

笑。



二叔向我說:「小傑,明天你帶著你二嬸,還有你小叔和你小嬸曉慧,去小

燕家玩吧,順便把小燕接回來,這都臘月二十八了,後天就大年三十了」



我說:「得嘞!全聽二叔安排」







待續……..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