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古典武侠»淫侠未完
淫侠未完

平行宇宙的概念并非一种比喻,空间似乎是无限的,以至于宇宙以外还存在着无数个不尽相同的宇宙存在,在其中一个宇宙里,有着其中一颗和我们身处地球相似大小的星球,同样由五大洲四大洋构成,然而星球里的人文自然文化和身处地球有着截然不同世界观,在西方等地盛行魔法元素和各种魔兽,东方主要是五行气宗为多,其中东半球一个土地面积居多,历史悠久的东方色彩浓厚封建国度里,人们崇尚武术和仙术(修真)有极少个别练到修真成仙,便能移山填海招风唤雨无所不能,从而流传了很多荡气回肠见所光怪陆离的传说;科技上仍然停留在冷兵器时代,但也有不少接近现代化的设计出现方便生活,例如晚上人们一般都不用点蜡烛,而是采用会发光的荧光石,只要白天放在太阳低下就会自动吸光,使用时间往往是吸光时间的1倍有多,还有很多种色彩各异的石头供人选择;社会观念比较重男轻女,男人享有一夫多妻制.
武林世家的浩天府在江湖在社会都有极其远播威名,其中浩天府主人浩天萧更是个顶天立地的武林高手,曾经还护驾当今帝王有功,现今家有两妻一子一女啊一子是由大房所生叫浩仁,一女则是二房所生名浩雪梅,其实在大房之前是有过一个正室,不过因为当年被仇家报复,不幸在回乡途中被逼跳崖身亡,至今尸首也未果找到,恐怕她手中的女婴也一同命运,所以祠堂也为她们母女俩立有牌位供奉.
现今浩天萧已经50岁,但英雄豪概不减当年,身体结实健康、孔武有力甚比很多年轻侠士,正在自家后花园与比他亲大哥浩天风下棋消遣时间.
浩天风现年56岁,曾经熬过几场大病,虽然现在好了,但身体削弱皮皱如老头,耳边两际白发沿边,鼻子下长长八字须如门字长至下巴底,笑起来总是习惯将眼眯成一条缝隙,让人错觉觉得他的笑容总带些意味深长,由于武骨天赋不及弟弟浩天萧,至小就被其父亲放弃冷落一旁,所以年轻闯荡几年江湖后,便改行做生意,功绩平平,不过靠着弟弟名气,生意算红红火火,在当地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大富商,所以他经常对人夸口自己有个好弟弟.
这时有个仆人拿着封信走到他们俩面前,仆人微微躬腰低头,递给信件同时啊,恭恭敬敬地朝着浩天萧说道.「老爷,你的信,是凤凰城发来的.」「嗯.」浩天萧接过信后,一边阅读一边微笑弯着嘴型.
「萧弟,信内容说什么,哄得你这么开心?」浩天风同样笑容问道.
「哈哈,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后天就是犬儿22岁成年日子,哥,你应该还记得我当年和凤凰城城主订下的孩子亲事吧.」浩天萧折回信纸,边愉快说道.
「记得,当年凤凰城有难,得罪魔教,有很多人都不愿去搭救,是好弟弟你亲自率各路高手前往救助,之后你便和凤凰城城主袁刚结为兄弟,订下孩子亲,哈哈,岁月催人老呀,是不是后天浩仁就要去提亲啦?」浩天风大笑说道,举起酒杯敬浩天萧一杯.
「是呀,我和袁刚城主可谓不打不相识的好兄弟,当年去救助时,他误以为我是魔教的人,还和我在城门大战好几个回合,他性格豪爽重义气,而且凤凰城酿的酒可是驰名天下的美酒,到现在,我舌头还认得那美酒的味道,哈哈.」浩天萧说得兴致,再回敬自己大哥一杯.
「哈哈,到时等你儿子浩仁去提亲回来,你那漂亮贤惠媳妇肯定会带很多美酒孝敬岳丈你,来,先喝这些解解馋.」浩天风再为自己弟弟倒杯说道.
「盼是这样盼,现在袁刚的女儿袁婷婷应该是20岁亭亭玉立的大家闺秀,信中介绍他女儿文武双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是.」浩天萧说到这里,不免深深叹了口气,继续担忧说道.「犬儿浩仁这个孩子不学无术,还是活像个小孩性格,只怕前去提亲会不会给他弄出什么笑话?」「放心吧,很多人都是结婚后才慢慢变得成熟稳重,再说浩仁这孩子天赋异品,说他不好好念书,他却能倒着来背,说他不好好练武,但他总能出其不意制胜,萧弟,你还是甭操心啦.」「希望如此.」浩天萧说完后,转向对仆人吩咐说.「快去把浩仁叫来,他现在应该在后山竹林练剑,快去吧.」「小人告退.」仆人向浩天萧行礼后就转身离开.
与此同时,正有一对俊男美女在竹林河潭边,赤裸相对情意浓浓,毫无顾忌地享受着鱼水之欢.
年仅19岁的浩雪梅,在别人眼里她是个温文尔雅,小家碧玉的腼腆美少女啊清秀眉毛下,一双水灵灵有神的大眼睛,鼻子圆润可爱,樱桃饱满小嘴唇,两边粉红的脸颊有肉,加上鹅蛋脸,显得格外青春可人,而且她很喜欢将耳侧的部分头发编织成辫子,然后一圈一圈卷成圆环盘在头部两侧,只留后脑勺的长发整齐披盖玉背上,把古典女人气质美淋漓尽致展现出来.
只有和自己心爱的同父异母哥哥独处时,她才会由衷地变成一个活波淫荡的小骚女,因为对她来说,浩仁哥哥是世界上唯一对她最好的男人,其次才到她父母:一是,浩雪梅的亲娘常常因为她是女孩,不能让她在浩天府占有重要地位而露出埋怨表情;二是,她是女孩,学什么都不会让她父亲关注赞赏,也不能经常带出去玩耍,只能乖乖呆在房间学女儿红,唯有她哥哥会把好吃的偷偷留给她,和她聊天嘻哈,讲些刺激新奇的见闻给她听,甚至有时会偷偷带她出去玩耍,还有一点既让她感到羞人,也让她感到幸福,就是她哥哥每次都把她搞得欲仙欲死啊、高潮连连,让她认为这一生都离不开自己哥哥和他那大肉棒.
以至于浩雪梅的湿透蜜穴,在自己哥哥粗壮肉棒九浅一深棍法之下,被操得纵情忘我,一只白玉无暇美腿被浩仁挂在手腕上,随着抽插速度得勐烈,挂在手腕上的小腿摆幅就越激烈,由于浩雪梅单脚独立,所以重心完全倒在自己哥哥的怀中,两个粉白被夹得变形的酥胸在浩仁结实胸膛不断上下蹭动,尤其自己妹妹两个变硬直挺的奶头在自己乳头胸肌相摩擦,更让两人快感翻倍,肉洞中的大肉棒变得更凶勐,雪梅侧脸睡在自己哥哥脖子旁的肩膀上,闭眼神情极其淫荡,嘴巴不停痴迷地浪叫,毫不介意竹林回荡她娇声娇气地呻吟声.
每一次粗壮肉棒撞击子宫,都把浩雪梅顶得神魂颠倒,随着眉头紧锁,浩雪梅知道自己快要被自己哥哥暴涨红热的龟头顶到高潮,于是她决心双手把浩仁紧紧环抱,10指紧扣,浪叫同时痴情地抬头望着浩仁说.「啊,啊,哥哥,这次你不如射进梅儿里面,啊,啊,不行了,我快要高潮了,哥哥,梅儿求求你,快射进来,让梅儿怀孕,那样哥哥你就能名正言顺娶梅儿,我们俩就能永远做比翼鸟,啊,啊,哥哥……」「不行呀梅儿,哥哥也喜欢你,也想娶你过门,不过要先和父母谈好些,这些事不能硬来,不然毁了你名声就等于毁了你一生幸福,梅儿,相信哥哥,哥哥一定会想办法劝服父母他们,到时让我的好梅儿风风光光嫁给我.」浩仁一边快速抽送,一边信誓旦旦地说,由于自己射精欲望也临近极点,所以说话也变得有些停断.
「我不管,我不管,难道你还不明白梅儿心意吗,梅儿经常挨骂挨打也要拒绝很多公子哥儿婚事还不是为了哥哥你,最近上门来提亲的人越来越多了,如果再这样下去,梅儿迟早会被逼嫁出去,我不要,哥哥,梅儿只要哥哥你就够了啊啊.」梅儿说着说着眼眶泪水打转,这表情看得浩仁既心痛又为难.
浩仁射精欲望越来越强烈,心想不是自己不想搞大自己妹妹的肚子,而是这事处理不好,关系甚大,怎么说浩天府也是有头有面,如果自己让家族蒙羞,以爹那固执烈酒性格,不把自己杀了才怪,而且浩仁也不想自己妹妹在这件事成为受害者,浩仁真没想到今天自己妹妹这么不听自己话,现在活动在自己妹妹湿滑阴道里的龟头暴涨得如随时会喷发的火山,这样下去搞不好,真会把自己妹妹子宫射得一塌煳涂,浩仁感觉自己越想这方面,就越想射出来,就好像尿急的可怜人.
浩仁本来想点穴先把雪梅定住,再解开她,不过现在雪梅身体这么兴奋,一点穴只怕血液加速倒流心房,所以万万不可,于是浩仁腾出托着雪梅白嫩屁股的手,用来搔痒她一边腋窝.
虽然浩雪梅怕搔痒,一搔痒她就会全身酥软发笑,不过今天她可是铁了心肠要自己哥哥内射自己里面不可,以至于紧扣的双手有些松懈也尽力相扣不放,止不住大笑说道.「哥哥,快住手,梅儿怕痒,哈哈哈,哥哥,你就成全梅儿这心愿吧,梅儿都这样不知羞耻求哥哥你啦,哥哥,快把你满满精液射进梅儿体内吧啊.」浩雪梅知道自己哥哥也快射了,于是加紧力度在大肉棒往上抽动时,将身体往下沉,这样肉棒就顶到子宫深处,此种快感让浩雪梅爽得直唿浪叫不停.「啊啊,啊,啊,哥哥你肉棒实在太厉害了,梅儿快要被哥哥你干死了,啊,啊,啊啊,哥哥,哥哥……」浩雪梅却没想到此举最先高潮的是自己,高潮时候浪叫由低到高,再渐渐转弱,全身痉挛地抽动,双手至此还不忘相扣,下面粗壮肉棒此时在自己妹妹抽搐的阴穴中抽出不少白浊液体,浩雪梅快感扭动身姿紧贴自己哥哥.
「不行了,我忍不住了,要射了.」浩仁辛苦表情说道.
「快射吧,啊,啊,啊……」浩雪梅淫荡嚷道.
浩仁立即抬腿,用脚裸轻踢自己妹妹站立的单腿内曲,让浩雪梅失重往后倒啊趁机抽出自己大肉棒,由于地上铺满厚厚树叶,所以浩雪梅没感什么痛楚,反而像躺在床垫的感觉.
浩仁抓紧雪梅倒在地上瞬间,两手抓住浩雪梅两手腕,两膝跪在雪梅胸部两侧,俯身往下把大肉棒放进自己妹妹甜蜜的嘴里抽送,没动几下精液便喷射而出啊一大泡精液卡在喉咙让雪梅表情有些难受,接着雪梅只好喉咙蠕动地把精液分几趟咽下肚里.
「妹妹你就不要太过担心,等下个月我会找个适当时机跟爹他提我们婚事,到时就等做个漂亮新娘吧.」浩仁歉意微笑说道,先哄着自己妹妹,其实能不能说服自己固执的爹,心里根本没底.
浩雪梅听后眉开眼笑,灵活的舌头主动帮浩仁肉棒上下认真打扫一番.
看着自己妹妹双手紧抱自己腰间,表情淫荡帮自己含干净肉棒,顿时感觉幸福涌上心头,回想起来:最初是自己5啊岁时发现爹每到夜晚总会在娘亲房间出现.
第一次看时还不懂,只见每次他们都要先把衣服脱个精光,然后搂来搂去,一搂就差不多一个多钟头,那时真没想到这样有什么好玩,躺在床上又不睡觉,可是总出于好奇偷看,看多了身体逐渐有了反应,有时还见两娘光熘熘诱人身体罗汉叠在一起,然后爹就压在她们身上一个洞挨着一个洞来搞,总是花样百出,开头不明白为什么两娘啊啊喊痛还要喊不要停,慢慢对女人身体产生浓厚兴趣,偷偷开始专研这方面知识,小时候还会有意无意把自己小手往自己娘亲衣服里摸她奶头,搓拧娘亲暖唿唿的乳头变硬变大,想起自己美艳的亲娘,浩仁觉得现在都不能一手抓完亲娘半个乳房,所以每次被打小手都觉得值得,后来就转向去研究自己妹妹身体,还带她一起偷看爹娘做爱,慢慢诱惑自己妹妹和自己做爱,望着浩雪梅胸前两个D啊罩杯椒乳,这可是浩仁经常用手按摩栽培的成果,心中乐滋滋兴奋,还要再摸大点才行.
就在自己意淫泛滥时候,远远听见仆人喊自己的声音.
「爹叫我肯定有急事,我先行离去,梅儿,穿好衣服后就回家吧.」浩仁掉下这句话后,赶紧穿衣拿剑.
「梅儿还想要,现在把哥哥肉棒含大了,哥哥你就回去,不嘛,哥哥不要回去嘛.」浩雪梅坐在地上,一手扯住浩仁的一条小腿,表情十足怨妇说道.
「别这样,你都知道爹脾气,去晚了被秒杀都有可能,梅儿乖,子夜时分我再到你厢房与你快活快活.」浩仁拧了拧自己妹妹粉白的下巴,淫笑说道.
从自家竹林到家里大院,普通步行都要半个钟,如果在竹林树顶穿梭会很快啊,不过浩仁畏高,施展轻功在地上跑,仅仅用了10分钟.
「爹,找孩儿有什么事?」浩仁纵身跃墙跳落在浩天萧面前,嘻哈说道.
浩天萧看到令他头痛的儿子来到,尴尬生气地干咳几声,严声说道.「看看你,快把裤子穿上,成何体统.」这时浩仁才发现自己刚才着地时候掉裤子,一根直翘肉棒直指天,惹得大院里一些路过仆人和浩天风偷笑,有些女仆人更是掩脸快步经过,但也不时忍不住偷看几眼.
浩仁忙把裤子提起绑好裤袋,开脱说道.「孩儿一时大意,刚才一听见爹要我过来,就迅速从茅坑十万火急飞奔过来,一时没绑紧裤带,还望爹见谅.」「你竹剑上的乳鸽怎么解释?」浩天萧生气神情盯住浩仁尴尬的脸,继续责问道.
「这,这是当时孩儿正练习凌空刺击,不小心,就刺中天上飞的乳鸽,话说这乳鸽还长得真奇怪,爹,你说是不是,哈哈.」浩仁扯了一个连自己也无法说服自己的谎言,额头不断冒冷汗,这只烧乳鸽明明是想等下和雪梅做完爱后一起吃的,只怪自己走得匆忙没注意,在自己爹面前丑态百出.
果然如浩仁所料,浩天萧风行雷厉地一拳打向浩仁天灵盖上,直接把他打趴地上.
浩仁狼狈站起,心中怨念默默说道.「为什么爹每次都下这么重手,从来打自己不留力,而且还打要害,该不会想把自己训练成不死小强吧.」浩天萧看着整天嬉皮笑脸的浩仁,感觉生气也没用,舒缓下脸色,认真说道「仁儿,后天就是你20岁成年之日,也是我们浩天府的大喜好日子,你这几天准备下行李,后天你就要独个去凤凰城提亲.」「恭喜恭喜,侄子你就快成家立业啦,哈哈.」
浩天风在一旁高兴祝贺说道.
浩仁听见这消息如面临世界末日般恐惧,回想起自己6啊岁见过这凶婆娘,当时浩天萧做生日,他们家来做客,没多久袁婷婷便欺负起浩仁,还逼他做马,让她坐上去哄她开心,看到此番场景的两位家长居然还笑着说有夫妻相;7啊岁那年浩天萧带着浩仁去凤凰城做客,袁婷婷便拉着浩仁去后花园,那时知道孩子亲事情的袁婷婷
【未完待续】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