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都市言情»魔力电话
魔力电话

魔力电话
拖着疲倦的身体,陈小明一步一步走回家,他当然想截一部的士,可惜今日是
月底了,一般打工仔,这几天是最凄凉,何况他今日在公司,被他的女上司当着众
人面前把自己臭骂了一顿,如果不是为了找工作太难,他真想动手打她。
想到这里,又是一肚皮怨气回到家了,其实也是一间房而已。推开床上的杂物
,打算矇头大睡,醒来一切也忘记,但刚一睡下,又被床上的硬物弄得整个人弹起
,拿开床单一看,原来是个电话,心想,不如打匿名电话,将女上司臭骂一顿,也
可稍消心头之气,想到这里,即刻就去拨电话,电话立即便接通了,对方刚拿起听
筒,陈小明便一轮三字经,将对方骂个狗血淋头,看来对方被骂呆了,既不答话、
也不收缐,陈小明开 心之馀,加了句:「你有胆便过来吧 」
这句话刚说完,怪事出现了,他的女波士白妮立刻就出现在眼前,看来她也是
刚回家,连衣服也沒有换,她呆呆的看着陈小明,陈小明也给吓住了,他目瞪口呆
的望着女上司白妮,不知如何是好。
白妮也像梦游般,神智似乎不太清醒。过了一会,陈小明见白妮还沒有回过神
来,便大着胆子叫她的名字,她也像在梦里一般,茫然的看着陈小明。
陈小明心知有异,便大着胆子,叫她脱光衣服。
白妮红着脸,真的照他吩咐开始脱下衣服。她脱去上衣,露出白色比基尼胸围
,再脱去长裙,下身有一条小得可怜的浅蓝色内裤,不要看白妮年近三十,身材也
真的保持得顶瓜瓜,一对乳房足有三十六寸,下身透过内裤,可以看到漆黑一团,
由此可知她的 毛髮是十分茂盛的。
陈小明看得血脉贲张,下体也隆起来了,他也不等她动手,就自己脱光衣服,
那根久被压抑的阳具,也一下子弹了出来。
他吩咐白妮替他口交,她红着脸、闭上眼,跪在地上,张开涂了玫瑰色红唇膏
的口唇,将他的阳具,慢慢含在口中。
陈小明感到一阵温暖、润湿,再加上报復的快感,差点就在她口中喷射,幸好
立即收拾住激动的心情,细意享受她的吸吮和轻舐。
想不到这个白妮的口技是这么出色的,他的阳具在她口内,不断膨胀,将她的
小嘴都塞得满满了。他的手也不空闲,他将她的胸围脱下来,毫不留情的狂捏那两
团坚挺的乳房。她的乳尖是红色的,在他手中发硬,可知她也已动情。
陈小明要她躺下来,他脱除去她那浅蓝色的障碍,一丛黑鬍子便出现在他眼前
,伸手一探那微张的小嘴,显然是已经湿透了。
手指顺着那溪流缓缓侵入,白妮也挺起腰肢迎接他的手指,口里还不时发出阵
阵的轻喘和呻吟。陈小明另一支手,则玩弄她那浑圆雪白的臀部,手指在股缝中轻
擦。她的分泌和呻吟越来越利害了他眼见她快要忍不住了,便分开她双腿,将阳具
对准她那已湿闰和张开了的洞口,一挺腰便全根进入了。
她那里虽然已很湿,但仍是很窄,看来她是很少给男人进入的,陈小明一下一
下的抽插,她也扭动屁股,迎接他的抽插,两个赤裸身体互相撞击,发出「拍」、
「拍」的声音。
连续抽动了二十多下,陈小明已到了极限,于是就在她体内喷射了。他虽然已
是强弩之末,但仍然再出入了二十多下,才离开她的身体,还将那半软不硬、沾满
着液体的阳具,伸入她口中,她也不怕污秽,用舌头替他舐干。
陈小明躺在床上,看着赤裸的白妮,她仍是一脸茫然,他叫她回去,但她仍是
不知所?饱A陈小明看到电话仍未搁上,忽然明白了,于是将电话放好。
就在他收缐的剎那间,白妮也消失了 
第二天回到公司,陈小明心里有鬼,一见到白妮,便低下头,而白妮竟仍然若
无其事,是在看到他的时候,眼中闪过一种奇怪的眼神。
白妮面上一闪即过的红云,之后便像平常一样,陈小明的心头大石才放下了,
同时明白,原来他的「电话」有一种特別的魔力,看来,他今后艷福不浅了。」
当天晚上,陈小明一放工,立即就赶回家,关上房门,找出公司同事的电话表
,看看坐在他对面的那个打字妹莹莹的电话,平时这个莹莹眼高于顶,对自己正眼
也不看眼,今次机会来了。拨通电话,对方一接听,陈小明对电话筒说:「够胆你
就过来。」
谁知对方骂他一句「神经病」便收缐了,陈小明拿着电话筒呆住了,为甚么这
次不成功呢?过了一会,难道要先说一轮粗话,才可成功吗?
于是他再打一次电话,待对方一拿起听筒,陈小明的三字经便连珠炮发,再说
一句。
话刚说完,莹莹便已出现在他面前,和上次的白妮一样,也是一脸茫然。陈小
明先吩咐她脱衣服,她也很听话,先脱上衣,一对娇小的乳房,竟然沒有胸围的束
缚,粉红色的两点,傲然挺在小明的面前,再脱下牛仔裤,里面是一条通花厘士的
粉红色内裤。
陈小明自己也脱光了,先拥着她狂吻一轮,双手不停把玩那对大约有三十二寸
的乳房,粉红色的乳尖,已给弄得发硬,陈小明轮流吸吮两个乳房,那两点似乎比
刚才胀大了,再脱去她的内裤,小腹下面,有稀疏几条芳草,柔顺地覆盖着那微微
贲起的地方。
陈小明一边玩她的乳房,一边伸手轻按她的下体,那里是温软而微湿的,芳草
遮盖之中,桃源洞口紧窄非常,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放不下。
陈小明心知她可能还是处女,更加兴奋了,他的阳具也站了起来,他将莹莹按
在床上,自己就站在床边,将阳具放在她面上不断磨擦,然后吩咐她张口,待她的
樱桃小嘴微张,他的阳具已放了进去,不待她有任何动作,陈小明已在一前一后的
抽插着她的小嘴,那里是温暖而湿润的,过了一会,陈小明转身,用屁股向着她,
吩咐她用舌头来服侍自己。
莹莹果然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他的股缝,甚至伸入肛门之内,用舌头舐动,这
几个动作令他异常兴奋,想不到一个处女居然肯给自己作这样的口舌服务,陈小明
是平时看不起自己的女人。
陈小明决定今晚要将她盡量玩弄,舐完肛门,他将莹莹按得趴在床上,一个雪
白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从后面可以看到她的私处是粉红色的,而股缝正中,那
紧窄的洞口,像花蕾似的,非常迷人,今次轮到陈小明用舌头来舐她的下体和股缝
,这动作令她全身抽搐,下体可以见到分泌源源不绝的流出,一滴一滴将那稀疏的
芳草都弄湿了。
他不再用舌头,而用手指轻插入股缝正中那花蕾似的洞口,里面的肌肉随即紧
紧的将他的手指裹着,他的手指缓缓的推进,压迫力越来越大,而她也痛得全身绷
紧,陈小明另一方面,将阳具捧向她的下体,那里也是异常紧窄,但由于有足够的
分泌,比起手指来说,进入是顺利得多了,不过入到一半,便发觉有障碍,陈小明
心中一喜,大力一逼,便已冲破障碍,全根进入,莹莹也发出一声轻唿,同时全身
也一颤,陈小明趁机会将手指和阳具同时在两个洞口进行抽插,她也开始随着他的
出入,耸动着屁股来迎合他的节奏,就这样双方配合着,他活动了十多下,便已喷
射。
抽出阳具一看,除了精液外,还有一丝丝血迹,手指也有,陈小明开心万分,
这个高窦的处女,今日终于给自己搞到了,而她还不知道自己?熙B女之身,是如何
被夺去。
他顺手再捏了捏她的乳房,然后将电话听筒搁上,莹莹也立即消失,陈小明不禁得
意地哈哈大笑。
一宿无话,明天是星期日,一早起来,陈小明又起淫念,今次他打电话给住在
楼下的那一对小姐妹,她们一个刚进大学,另一个中学还未毕业,电话一通,他故
技重施,刚讲完说话,那对姐妹花便出现在他面前,可能她们家中的电话沒有分机
,她们同一时间接电话,所以同一时间出现。
她们之间大的一个叫阿萍,小的一个叫阿芬,她们也是一脸茫然,阿萍身上有
一件背心,一条短裤,而阿芬则是光脱脱,身上还有水珠,可能接电话时正在沖凉
。小明见到阿芬的乳房,是微微隆起的鲜嫩白肉,两点粉红色的颗粒,因为热水的
刺激而微微发硬,下体是一条阴毛也沒有,正中的裂缝清楚可见。
他叫阿萍脱衣服,阿萍很快就已脱光,因为背心、短裤之下,原来并沒有内衣
,她乳房比较大一点儿,而下体也有一小撮三角型的黑毛,她的身体特別娇小可爱

在两个赤裸少女面前,陈小明的东西很快就已硬了。他迅速脱光衣服,阳具便
弹了出来,他吩咐阿萍先自摸一番,在自己面前手淫,另外叫阿芬跪在自己面前替
他口交,阿芬一张口,便将他的阳具含着,一下又一下的吮吸和轻舐。
另一方面,阿萍亦已一边抚摸自己的乳房,另一支手轻按在小腹上,手指慢慢
伸入自己那紧窄的迷人洞内。她的唿吸随着手指的进出速度加快而加剧,阿芬口内
的阳具,在视觉和触觉双重刺激下,越来越胀大了。陈小明便吩咐她们两人趴在地
上,将屁股翘起来。
她们都很听话,立即便有两个浑圆雪白的月亮,出现在陈小明眼前。在两腿之
间的地方各有一个粉红色、状似花瓣的洞口,微微张开,陈小明用舌头,轮流轻着
舐这两个花瓣,当他的舌头一到这个花瓣时,可以感觉到她们的身体在轻轻的颤动
,而分泌就从她们的小肉洞里,一直的流至花瓣附近,由此可知,她们已给刺激得
动情了。
陈小明拿着自己的阳具,对准阿萍的迷人小洞就插,在一小撮黑毛之中,那裂
缝是粉红色的,由于已有分泌,进入并不太难,但进了一小节,便有障碍阻住,他
知那是处女膜了。
阿萍这时也全身剧颤,她竭力忍受极大的痛楚,陈小明大力进迫,「卜」的一
声,粗硬的大阳具便已全根进入,阿萍亦张嘴大力喘气。
他得势不饶人,将阳具抽出再大力插入,那初经人道的小径,仍是紧窄非常,
将他的阳具紧紧箍住,要进出倒是非常睏难的一件事。陈小明好让阿萍休息一会,
转而攻击阿芬,由于阿芬仍然是趴在地上,在她的屁股和大腿正中,那沒有一撮毛
的小洞,非常明显地微微分开,小明一挺腰肢,将阳具缓缓的送入洞内。
那里面是温软而紧窄的,和阿萍同样的,当阳具进入了一小节便给阻住了,陈
小明稍加用力,大力进迫,又将阿芬的处女膜给弄破了,然后他转头又再进袭阿萍
,可能中间休息过,阿萍的迷人洞,已稍为放松,陈小明今次可以自由活动,他一
进一出,将阿萍的神仙洞搞到天翻地覆。
抽插了二十多下,阿萍已高潮叠起,软倒在地,而他仍然强忍着,因为还有另
一个目标,他抽出阳具,转而插向阿芬,也活动了十多下,便在阿芬体内喷射,看
着她们两人大腿上的丝丝血迹,陈小明感到从所未有的舒畅和快感。
休息了一会儿,小明又让她们口交,然后又抽插她们的阴道,最后在阿萍的肉
体里射精,心满意足地搁上电话后,她们便又消失了。
一连三个晚上的大战,陈小明休息了几天,才恢復元气,到了星期四晚上,他
又一放工便赶回家,准备向另一个目标进攻,今次他看中了住在对面大厦的一个单
身女子,千方百计才查到她的电话,决定今晚向她开刀了。
匆匆拨了电话,对方才拿起听筒,陈小明便粗口连珠炮发,然后叫对方过来,
谁知才一说完,一大群大肥婆、肥妹便出现在他面前,陈小明知道打错电话,一定
是打了去那女子楼下的健身院,他正想收缐,但这群一脸茫然的妇人逼得他完全沒
法子起身,一个不留神,将听筒跌在地上,ㄧ大群女人已缓缓步迫向他,陈小明给
吓得呆住了........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