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人妻女友»报復
报復


我想杀人!
虽然这辈子我连只鸡都沒杀过,但当你老婆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出门后回
来,她的身体?带着某个野男人的体味甚至双腿间夹着人家黏煳煳的精液,让一
个沒杀过鸡的男人愤怒至想杀人,你应该理解这个男人已经到了何等的愤怒。
我姓王,连王的女人都敢动,有人他妈的真的是活腻歪了。
尊严是一个男人的心或者肝,不是男人生命的全部也差不多有四分之三。当
尊严遭到践踏,要么尊严被狗吃了,要么我用尊严把那只狗杀了。
简单的说,我经歷了一个男人所能经歷的人生悲剧中最让人憋屈的悲剧——
我老婆出轨了!给我戴了绿帽子……让別的男人,给日了。
我出离的愤怒和悲伤,我老婆,以如此保守得连吊带都不敢穿上街的清纯之
躯,会让一根野男人的鸡巴插入自己赤裸的双腿之间,并在这根鸡巴的抽插下竟
然翻来复去的到了多重高潮,会让自己永远吐露出小女生般清新口气的温薄之唇
去含那男人,不,去含那只狗的鸡巴然后回家再用这只唇来吻我……
这怎么可以?
我知道那小子终于得逞,终于将我老婆弄上床日了是为了报復我。因为我老
婆是他的初恋,他们是中学同学,在他就要将我老婆得手前的那一刹那——我问
过老婆,那孙子当时对我老婆身体的进犯程度已经到了胸部,奶子都被他伸进衣
服捏过几次——被我横刀夺爱。就像帝国主义忘我之心不死,这孙子一直在等待
着向我报復的机会。
终于,他等到了。在经过慢长的短信微信电话QQ的各种忽悠,在一次同学
聚会上,在酒精和卡拉OK靡靡之音的催化下,这孙子把我老婆弄上床给日了。
据我得到的可靠资讯,那晚他把我老婆日到了三次高潮——而我,一晚最多才给
过她两次!
我是怎么知道这么详细的?并不只是有图才会有真相,因为我那愚木脑壳的
老婆偷情回来竟然写了篇日后感放在她电脑?,然后……
我从来沒正眼瞧过那孙子,他怎么能跟我比?当初他还在写一看就是摘抄各
种歌词拼凑起来的所谓爱情十四行诗和弹把破吉他装文艺青年忽悠我老婆的时候,
我已经在开宝马把妹了。
我爸是王刚,本市位高权重的副市长. 就是说,我是官二代——当然,我沒
开过宝马撞人然后高唿我爸是王刚,我只开宝马跟晓得我爸是王刚的女孩纸搞过
车震。
我老婆是我兄弟伙的兄弟伙的妹妹,一次偶然的聚会相见,我顷刻被她那清
纯得盪气迴肠的气质所吸引,我第一眼看到她,如同看到一滴绽放在清晨晶莹剔
透的露珠,于是我想娶一滴清晨的露珠做老婆,沒准我的世界会永远是早晨。
于是我展开凌厉攻势,不知道是我开的宝马还是我爸是王刚的威力,让我老
婆狠心抛下初恋情人最终投入到我的怀抱成为了我的新娘。
我知道我胜之不武,但当初,我毕竟是赢了。我跟老婆婚礼的第二天,报纸
就报导了个新闻,说是本市有个疯子在一座几十米高的桥上面对滔滔江水站了半
夜疑似准备跳江,最后被及时赶到的智勇双全的消防队员给解救了下来。
据说,那个疯子就是他,被我横刀夺爱的我老婆的初恋情人,那个现在给我
戴绿帽子的,我想一刀把他的鸡鸡咔嚓下来的孙子。
我现在才知道,鹿死一次还看不出来最后会死在谁的手?,这孙子原来一直
惦记着我老婆,在我老婆是她女朋友的时候沒完成的事业,在我老婆成为別人老
婆的时候给完成了——他成功的突破女人胸部以上的第一岛链,以通姦的名义,
用鸡巴插入了我老婆的身体……
被我偶然撞见老婆电脑上记叙她出轨经歷的日后感的事我沒跟老婆说,我不
想现在戳破一切,现在我一心想做的就是好好收拾下那孙子,让他知道勾引一个
有妇之夫的良家,跟一个叫王刚的副市长的儿媳妇通姦必须要付出的是什么样的
代价,然后我再考虑我是不是要跟老婆去民政局见。

那孙子现在人模狗样的在本市一家报社工作,是那家报社所谓的当家专栏撰
稿人。山不转水转,巧的是,那家报社总编是我爸的同学,姓乔,我平时喊乔叔
叔,打小看我长大。就凭这关系,我出面跟乔叔叔说道说道,还不够这孙子喝上
一壶?
法办不可能,开除的幹活可以有的哈。
我于是赶天开着宝马径直到报社去找乔叔叔,一番寒暄过后,我开宗明义的
就问乔叔叔他们报社是不是有个叫宁屠夫的。
「我们报社有个叫宁煮夫的,沒有叫屠夫的!」好久不见,乔叔叔明显胖了,
眼镜后面眯着双眼睛,听我问完一脸惊惑的望着我。
「管他是一厨子还是杀猪匠,我得向您汇报,乔叔,这是个人渣!你们报社
得主持公道啊!」我义愤填膺并义正言辞的说到,「报纸是党的喉舌,是净化人
民心灵与道德之地,你们不能容许这么个人渣玷污了你们报社的名声啊。」
「到底咋了?」乔叔叔明显看出有些紧张。
「他……」我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向乔叔叔说明那孙子究竟怎样人渣了,难道
直接就说他日了我老婆?
我开不了那口,丢不起那人。
「此人道德败坏……勾引了我一哥们的老婆,然后……。」我一番踯躅,终
于灵机一动将事件的人物作了改动。
「然后咋了?是姦污,还是强姦了你哥们的老婆?」乔叔叔一脸严肃的问我。
「嗯……」乔叔叔这一问把我问语塞了,我总不可能说是通姦了我老婆,
「反正,这个人渣糟蹋了人家。」
「哦,」乔叔叔沈吟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然后意味深长的说了句,
「小王,你想乔叔怎么做?把他开除了?还是……」
我望着乔叔叔,感激得眼泪都差点掉出来了,连忙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接着几天我都在注意乔叔叔报社的报纸,一天,两天,好几天过去了,我沒
看到任何厨子或者杀猪匠的名字再出现在报纸上,我以为这孙子终于被报社扫地
出门,沒准这会像只失魂的野狗在街头乱串……
这天天色已晚,我准备第二天打电话给乔叔叔问问情况,然后顺便谢谢乔叔
叔为民除害之举. 第二天是週末,老妈打电话来说我那成天不回家的副市长老爸
今天正好难得清闲在家,叫我跟媳妇一起回家吃个饭。
老婆依旧在我父母面前表现的一如既往的温淑孝顺,一到家便忙前忙后帮助
我妈在厨房忙活,她这份不管是装还是不是装出来的礼数一直深得我父母二老的
欢心。由于事情还沒戳破,我也只好在二老面前与老婆装出一副和和美美的样子。
开饭了,席间,老爷子突然郑重其事对我发话了:「你小子不要一天在外面
胡天胡地的晃悠跟我添麻烦,成天开着你那破宝马瞎转悠啥呢,你那些狐朋狗友
的事你少去掺和。」
「对对对!」老妈赶紧在一边接上话,对我数落着,「看人家小欢多好,这
么温顺贤淑的媳妇这年头上哪找去,沒事多回家陪陪人家,赶紧要个孩子,你爸
等着抱大胖孙子都等不及了呢。」
老妈说这番话我正在喝汤,这一口汤喝下去我后面那口气差点就沒再上来。
此时我瞥了一眼老婆,看到的是一张涨得通红的脸蛋。通常老婆这样一张染
着绯红的脸是妩媚动人的,让人堪怜,但此时我看着却让我心口一阵阵发痛。
吃完饭,老爷子边翻着报纸,边跟我在客厅唠着嗑,不一会儿他兀自咯咯的
笑出了两声,将手?正看着的一份报纸递过来,对我说:「你看看这篇文章怎么
样,你乔叔他们报社的一只笔啊,你乔叔前阵还跟我推荐给我当秘书呢。呵呵,
我看这小子笔头确实不赖啊,是个人才。」
我接过报纸,是乔叔叔报社的今天的报纸,顺着我爸指给我的那篇文章一看,
标题的署名映入眼帘的是三个字:宁煮夫!

不是当着老爷子,我把那张报纸撕了的心都有了。这孙子居然如此神奇,啥
时候混成了乔叔叔的红人了?还要送来给老爷子当秘书,这让我气已经不打一处
出来,原来我只想把那孙子的鸡鸡剁下来,现在我不仅想要剁了,还想剁碎了拿
去喂狗!
白道不行,我来黑道行不行?
我知道本市江湖上有个姓仇的大佬,本市地产界数一数二的大老闆,此人当
年的黑道传奇已经流传甚广,而我爸是王刚,主管本市国土的副市长,地产与国
土,你懂的,于是我找到老爷子的秘书杨哥,我让他帮我把这事办了,找仇老闆
收拾收拾那孙子。
末了,我不忘怂恿说那孙子正准备替代杨哥当老爷子的秘书呢,这让杨哥顷
刻义愤填膺,很快一个叫刀巴的仇老闆的手下约我喝咖啡,席间问我具体要把那
孙子弄到什么程度。
「鸡鸡剁了喂狗!」我咬牙切齿的回答到。
刀巴沈默了一阵,说他们做的此类业务中还沒这个先例,得先向仇老闆请示。
我看刀巴脸上面露难色,想想把人家鸡鸡剁了也实在不人道,我这样的良善
之类确实也于心不忍,便改口到:「那就修理修理他得了。不弄残了,但要弄痛。」
刀巴这才面部表情舒展了一下,点点头起身离去……
这黑道办事效率高多了,沒两天,刀巴拿来几张照片,照片的背景是在一个
地下车库,车库一角落躺着一人,然后是这人面部的几张近景特写,这人脸上已
呈现赤橙黄绿青蓝紫状,鼻血横流,沒错,这就是那孙子的脸,烧成灰我也认得。
我连忙问刀巴:「什么时候办的。人弄得咋样?」
「昨天。」刀巴面无表情的说到:「虽然沒弄成骨折与内伤,但也估计三天
下不得床了。」
这下我舒坦了,全身立马有种快意恩仇的通泰,当即告诉刀巴定当重谢仇老
闆。
跟那孙子的事儿算是了结了,从照片上来看,那孙子确实被打得很惨. 现在
我要考虑的是如何跟老婆了结,去,还是不去民政局?
沒出事前我跟老婆的爱爱频率已从当初新婚的每週四五次降到了每週一次,
这除了因为我经常在外边对付自己的公司的应酬,在外面跟兄弟伙们胡天海地的
鬼混,跟那个晓得我爸是副市长王刚的女孩纸在我的宝马后座车震,其实也是婚
后的事儿。就是说,这点我卑鄙的大男子主义了,自己日別的老婆可以,自己的
老婆怎么也不可能让別的男人日。当然跟老婆爱爱次数的减少随着婚姻年限的增
加呈下降趋势也是很正常的事儿,这个你懂的。这个并不代表我跟老婆的感情有
啥变化了,其实,总的来说,我是爱老婆的,对老婆是满意的。不算老婆出轨偷
情这件事,老婆平时对生活我照顾有加,温淑贤慧,家?打理的井井有条不说,
并深得公公婆婆二老欢心,而且她从不在生活吝惜对我说我爱你。
但为嘛,这么贤良淑德的良家妇女就被那人渣忽悠上了床?
去不去民政局前,我得搞清楚这个问题. 出事后,这段时间我沒碰过老婆。
有几次老婆明显主动的暗示我要跟我爱爱,都被我冷漠的拒绝了。当然我平时我
也曾很多次这么幹过,这并沒引起老婆对我已经知道了她在外偷情的怀疑。
拿到照片这天傍晚我正好在家,吃完饭,老婆说要跟闺蜜出去逛逛街,然后
看场电影。
在以前这是老婆再正常不过的业馀生活了。但这天不知为啥,我突然感到心
绪不宁。老婆前脚出门,我就连忙开车跟上了老婆上的那辆计程车。
夜幕的掩饰与我故意保持的距离沒让老婆发现我在后面跟踪她,转过几个街
区,计程车来到一个僻静的街角停下,老婆下来进了路边一咖啡厅. 我找地在附
近把车停好,然后小心翼翼的跟进了那家咖啡厅. 咖啡厅?灯光幽暗,客人不多,
但靠角落的一间卡座?,我仍然一眼发现了老婆的身影……。那一刹那,我全身
血往头涌,身体直直的僵在那?——我日,孙子,我老婆的对面,正好坐着那孙
子!
那个叫宁煮夫的孙子!!!
那孙子脸庞干净,毫无一点挂彩的痕迹,身体伸展自如,而且脸上正春风得
意般的奸笑!哪里像被打得三天下不了床的样子!

此刻我全身颤抖,我哆嗦着拿出电话,朝刀巴的电话拨了过去,然后一个踉
跄扑向老婆跟那孙子坐的卡座,一把揪着那孙子的衣领. 这时候刀巴接了电话,
我随即一边揪着那孙子一边对着手机破口大骂起来:「我操你妈!敢骗老子,不
是告诉我把那孙子打得三天下不了床吗?老子现在看到的却是这孙子毫髮无损的
模样在跟我老婆喝咖啡!怎么回事?????」
我的嚎叫差不多整个咖啡厅都听得见,吓得周边的服务员不敢近身,电话?
断断续续传来刀巴的声音:「王哥,你……你听我解释。」
而老婆在一旁已经被眼前的一幕吓呆,看我怒不可遏的样子在一旁急得哭了
起来。
「你冷静点,」宁煮夫经歷了当初的慌张后,此刻到表现得十分冷静了,
「我们,有什么话好好谈。」
「谈你个头!」我扬起一拳就朝他脸上抡去,伴着这一拳抡去的还有老婆的
惊叫。
这孙子倒十分勇敢,脸沒都沒闪一下,我一拳着着实实的抡在了这他的脸上,
而老婆此时脸都吓成了豆浆色,在边上失魂般的叫到:「老公,老公……別打了!」
「你给我闭嘴!」我转头像头狂怒的狮子朝老婆怒吼到:「你给我回家去!
回去!」
「老公,老公」老婆仍旧手足无措的语无伦次的叫着。
「小欢,你回去吧,我会好好跟他谈的,沒事的,你先回家去。不会有事的。」
宁煮夫赶紧对我老婆说到。
「我操你妈!」那边刀巴还不住的在电话?头喋喋不休说着什么让我更加愤
怒,我唯有对着话筒继续一遍一遍嚎叫着,「这到底他妈的是怎么回事?这到底
他妈的怎么回事?」
「这事不管他们的事,你冷静点,坐下来点杯咖啡,我就跟你解释是咋回事。」
宁煮夫揉了揉已经肿起来的脸,那眼睛看我沒有一点惊恐的神色。
此时老婆已经离开了咖啡厅,后来我才知道她根本沒敢离开现场,而是在咖
啡外透过窗子看着现场的一切。
我鼓着双瞪铃羊的眼睛瞪着这孙子,手还楸着他衣领. 「哥们,这么楸着我
咋喝咖啡了?」宁煮夫嘿嘿一笑,这孙子居然他妈还笑得出来!然后沖着旁边看
热鬧的服务员喊了一嗓,「服务员,来杯咖啡。」
过了阵,才有一个胆子大的服务员端了杯咖啡过来。
「你说嘛?孙子,今天不给个说法,你就躺这儿了!」我暂时把宁煮夫的衣
领松开. 我要看看这孙子接下来能表演个啥名堂。
「那先说仇老闆吧。碰巧,我跟仇老闆是兄弟伙,你叫他找人修理我,我知
道他也得罪不起你,我不想为难他,我就找了电视台搞化妆的朋友给我化了妆,
化成被打得很惨的样子照了照片让刀巴拿给你交差。这事,就別为难仇老闆他们
了好吗。」
我靠!
「你……你怎么跟仇老闆又成了兄弟伙?」我顿时有些抓狂了。
「他办了一次模特儿大赛,我是评委,就这么认识了。」
先是要做我爸的秘书,现在又是跟黑社会老大还是兄弟伙,苍天啊大地啊这
神马套路?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我们之间自己了断吧。」这孙子说时看着我,十分大
义凛然的样子。
「好的,了断!」我把拳头捏得格格的响再次挥过去,眼睛发出仇人相见分
外眼红的目光。
宁煮夫见状也不躲闪,只是说到:「哥们,冷静点!」
「冷静你妈个头啊!」我那一拳沒收住,直接就照着宁煮夫脸面又是一拳,
这一拳下来,这孙子立马就变成了熊猫眼,而我继续发出嚎叫,「你老婆让我日
了,你他妈冷静给我看看?」
我后面这一声吼得整个咖啡厅都似乎听见了,就见咖啡厅?几乎所有人的目
光,刷刷的都朝我们这卡座间唰来。
这两拳确实打得分量十足,孙子,这白道黑道都治不了,老子今天自己出手
总行了吧!这两拳下去也让我释放了不少愤怒,我想差不多了,再鬧大,对大家
都不好。如果我爸知道他儿媳偷情出轨这事,估计十次心脏病都不够犯。跟这种
垃圾我也不想纠缠过多,于是我起身丢下句別再来缠绕我老婆的话准备起身离去。
沒想到这当儿,这孙子说出番话来让我彻底崩溃,让我定住身子半天沒挪开
脚步。
这孙子摸着自己的熊猫眼,竟然人渣到无敌滴说了句:「其实,要日我老婆,
也不是不可以。」
……
尾声
后来宁煮夫跟我打了个赌,说他有跟我老婆做爱的视频,他要我看视频,我
如果鸡巴沒反应,他愿意当着我把一根手指头剁下来算作日了我老婆的了断。
如果,我鸡巴有反应了,就会给我继续看一篇他正在网上连载的小说. 然后,
我想日他老婆,一切皆有可能。
悲剧的是,当我看到老婆在这孙子身下来了高潮,在我听到老婆高潮的叫喊
的那一刹那,我可耻的硬了……
然后我看了这孙子写的那篇小说,名字叫做《情天性海》,讲的是这孙子如
何怂恿老婆跟別的男人做爱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看着,看着,说真的,对这小子的愤怒真的竟然消失了,觉得这孙子不仅人
渣,而且可爱。
后来,后来我真的跟宁卉……你懂的。
顺便告诉大家,宁煮夫那老婆,宁卉,真是女人中的女人。我无力用语言形
容她的美,我只能说,这对夫妻,奶奶的确实是夫妻中的奇葩。
当然,我跟我老婆也在经歷了这场风波后莫名其妙的更加恩爱了。她继续跟
宁煮夫那孙子约会,只是不同的是,每次都是在我知情的情况下。当然后来,我
老婆也跟其他男人做过了。
不打不相识,我跟这孙子竟然成了兄弟伙。而这孙子的小说还在继续写着,
现在我不知道跟我们夫妻的这段交集他会不会写出来,但我打赌,他被我打成熊
猫眼的事,这孙子一定是不得写出来的。呵呵。
(全文完)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