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面地址:
当前位置:首页»校园春色»一位女明星的墮落史(宋祖英)
一位女明星的墮落史(宋祖英)
上一篇:已经到头了下一篇:淫師用嘴幫我服務

千僖的鍾聲已經響過五個小時,街上的人群開始逐漸散去。而坐在紅旗車后排的宋祖英卻還是不能平靜。是呀,今天對自己的的一生真是太重要啦。在這台意義重大的晚會上,自己竟然成了最搶眼的明星。這在前幾年還是想都不敢想的事,今天成爲了現實。將來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麽呢?看來自己這部棋真的是走對啦。被誰搞都是搞,還不如……不容她想下去,車已經開到了她在北京郊區的別墅。司機輕聲問:「宋小姐,要不要我送你進去?」「不用啦。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都這麽晚啦。今天真謝謝你啊,大老遠的送我回來。」有時候聯絡好底下的人,尤其是司機,會給自己帶來意想不到的好處,她深知這一點。「沒事沒事,您怎麽那麽客氣呀。那什麽,我就先回去啦。您早點休息吧。」司機下車幫她打開門說道。「行。你也回去吧。跟XXX說聲謝謝哈。再見。」宋祖英說完轉身向大門走去。「再見!」紅旗車漸漸遠去。今天是個好日子。宋祖英哼著歌走進花園,反身關上了大門。可就在大門剛剛關上的那一刹那耳邊響起一道風聲,隨即兩眼一黑就失去了知覺。我想操這個小婊子很久啦。每當看到她在舞台上挺著一對大奶子,兩只媚眼向觀衆席第一排亂掃的時候,我那根二十公分的鋼棒就會忍不住一跳一跳的,一定要連打三發才能平靜。這個婊子被那些大人物操的越來越紅,憑什麽老子就不能享受一下!!我發誓一定要奸到她,而且一定要奸她個半死!!作這種事是一定要經過周詳的策劃。要謝謝蒙面、午夜這些前輩,爲我總結了很多經驗。我暗地里跟蹤了她兩個月,終于被我知道了她這所不爲人知的別墅。這個賤貨通常會帶一些高層官員來這里操她,所以別墅的位置很偏,也沒什麽人知道這里住著一個風騷的賤貨。天助我也。千僖這天我就要爆奸宋祖英!以我的輕功,這點矮牆根本攔不住我。我很早就來到了別墅的花園里等她,但我不能進房間等,因爲這棟別墅的門裝了自動報警裝置。我還有大好的奸途,絕不能毀在這里。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淩晨,宋祖英準時回到了這里。是我出動的時候啦!這個小婊子今晚一定樂混了頭,根本沒有發現在花園的陰影里躲藏著一個眼冒凶光的獵手。趁她轉頭關門的時候……現在,這個剛剛在近十億人面前風光過的賤貨就到在我的懷里。我下手是很有分寸的,她只會昏迷一刻鍾左右。想不到這個賤貨被那麽多人操過身材還保持的不錯。皮膚又光又滑,兩個奶子還很堅挺。聞著她身上傳來的陣陣香氣,我的雞吧立刻怒發沖冠。他媽的,一定要干爆她!用她手里的鑰匙打開房門,我終于進入了這間接待過XXX們的房子。我的雞吧已經漲的發痛,顧不的其它,我立刻把這賤貨扔在客廳的地板上。大概是因爲震動,宋祖英清醒了過來。她一眼就看到一個陌生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不,應該說是自己倒在他的腳邊。「你……你是誰?你爲什麽會在這里?」「宋小姐,我知道你今晚一定很累,所以特地來找你。相信我,我一定會讓您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我強忍著沖動,盡量斯文的說。在強奸前都她們玩玩是我的愛好。不出我所料,宋祖英立刻歇斯底里的大叫「你是什麽人!你給我滾出去!滾!」

「臭逼!你他媽是逼癢啦!!」我用力一個耳光揮了過去,這個賤貨被我打的連打了兩個滾,俯在地上起不來啦。「賤貨,老子今天是來奸你的。白癡。敢沖我喊!」我一邊叫一邊騎在了她的身上,抓住她的黑發連抽了她十幾記耳光,她被這突然的襲擊嚇的呆住了。我又站起來在她的肚子上踢了幾腳。「臭婊子。你整天被那些老頭子干一定很不爽吧!!今天老子就來通通你這個爛逼!」她雙手捂著肚子想蜷起身子,可頭發被我抓在手里,只好哀求「放過我吧。求求你。你要什麽我都給你……饒了我吧!」「爛貨你以爲可以逃過我嗎!哈哈!我今天一定要干死你!!你服不服……」每問一聲我都要揮出一記耳光。其實她早已經放棄了反抗,可我就是喜歡打完再奸。這樣才爽嘛!打了十幾下后,我撲倒在她的身上。兩只利爪撕扯著她的衣服。她還在做最后的掙紮,死死按住毛衣角不讓我脫。我又狠狠的抽了她一下,從腰間拔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尖刀。:臭婊子你再敢動我就花了你的臉!」我把刀尖放在她的臉上,她的眼里馬上閃出恐懼的表情。兩只手也松開了衣角。「把你的臭嘴張開!」她看著不斷晃動的尖刀只好張開了那張美麗的小口。我趴在她身上對這她的嘴說「給我乖乖的咽下去」然后慢慢的吐出一口口水。她不敢避開,任由我的口水流進她的嘴里。兩行眼淚終于淌了下來。「操你媽的……不爽嗎!」我在她的大腿內側用力掐了一把。她「啊」的一聲慘叫,身體不斷的扭動,但還是流著眼淚乖乖的吞下了我的口水。「哈哈哈……操你媽的什麽歌唱家,還不是吞老子的口水。」我一邊繼續羞辱她,一邊用刀子割開了她的衣服。這個賤貨本錢還真不錯,兩只大奶子一只手都抓不過來。還穿著蕾絲,真是有夠騷的。我一把把她的蕾絲掀到兩只大奶子上邊。刀子戳在旁邊的地板上,兩只魔掌抓住了奶子用力擰了起來。她立刻開始慘叫,臉孔也痛的變形。她越是叫我就越是爽。這是第一炮,我不準備脫光她的衣服。就讓她想品嘗一下正宗的強奸吧。這騷貨爲了身材,下邊穿的很少。我用刀割開了褲帶,把褲子拉到膝蓋,把她的雙腿舉成九十度。她大概知道就快要被奸,身體開始劇烈的扭動,兩手拼命在空中揮舞。「賤貨再亂動老子叫你做禿毛雞!」我伸手到她的陰部,一把就揪下十幾根陰毛。她一聲慘叫,立刻不敢動了,只有不停的哭。我淫笑著脫掉褲子,把我近二十公分長的幾乎要爆炸的鋼棒掏了出來,對在了她的洞口。我一只手捏著她的奶子,一只手抓著她的腿,「臭逼。老子要干進去啦……穿!」隨著我一聲大喝,宋祖英那干枯的陰道就被我的大雞吧狠狠的插了進去。她上身往上弓了一下,緊跟著就是一連串的慘唿「救命呀!不行……太大啦!要干穿啦……啊……壞啦……被你干壞啦……求求你停下吧……啊……好痛……」她的陰道沒有流水,干起來我也很不舒服。但強奸的樂趣就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看著她的表情,聽著她求饒,我的雞吧越漲越大,越干越快,整個身體壓在她的腿上,雙手用力的揉著她的大奶子。「不行啦……不要……我受不了啦……求求你!」「臭逼,現在只是剛剛開始,我今天一定把你操殘!」可能是以爲恐懼的原因,她的洞里一直沒有流水,叫聲也越來越小。最后只有擺動頭,發出陣陣蒙哼。干了二十五分鍾左右,我感到雞吧根發癢,知道因爲太興奮要射精啦,就更加勐烈的干下去。她已經沒有聲音啦,只是偶爾眨眨眼睛表示她還沒有被我干死酥癢的感覺越來越強烈,我一把抓緊她的奶子,用力把雞吧頂到陰道最深處大喊一聲:「射死你!」一股濃烈的精液直接沖入她的子宮。她全身一陣抽蹊也不動啦。我走在她身邊喘著氣伸出穿著皮鞋的腳在她的陰部玩弄。她根本無力抗拒,任我的尖頭皮鞋在她的洞口抽插。其實這種女人很聰明,知道反抗也沒有用,只會多吃苦頭,所以干脆放棄抵抗,希望能少受些罪。可她遇見的是我,我絕不會就這麽輕易的放過她。我站起身來用腳踩在她的奶子上,「怎麽啦?臭逼,才一次就不行啦?老子才剛剛開始。快點陪老子上樓去洗澡。」她躺在地上有氣無力的看著我說:「求求你,讓我休息一會吧。我真的不行啦。」「臭逼敢給我裝死!」我一腳踏在她的肚子上,沒等她哭出聲來就已經抓住她的長發,一路連踢帶拽的把她弄上了二樓。我把她扔在浴室門口,說:「快點把衣服脫掉。」她聽話的脫掉了自己的衣服,坐在地上用哀求的眼光看著我。「你個爛逼看什麽,跪下來給老子脫鞋。」她已經完全屈服啦,乖乖的跪在我面前爲我脫鞋。拖掉鞋后,我又說:「現在把頭低下舔我的腳。」她略一遲疑,還是聽話的開始用舌頭舔我的腳趾,我抬起腳后,又開始舔我的腳板和腳后跟,還把我的每個腳趾都放進嘴里吮吸,看來她以前一定做過這個的。看著著個有錢有名又有勢的女人像奴隸一樣跪下給我脫鞋,舔腳,雞吧不禁又開始抬頭。「好啦。老子的雞吧上都是補品,你給我全部舔掉。」她只好抬起頭用舌頭輕輕的舔我的雞吧。「操!吹蕭都不會嗎!你平時是怎麽伺候那些老頭子的!給我用手扶著根部,舌頭要打圈!」我一把抓過她的頭發命令道。她只好打起精神用心爲這個剛剛干的她死去活來的東西服務,舔掉剛才干她時留在上面的精液。說實話,宋祖英的功夫真是不錯。小手抓著我的根部和陰囊輕輕的揉,偶爾還會掃一下肛門。嘴巴更是把我的鋼棒吞進吐出,舌頭還不停的在龜頭上打圈。又含住我的睾丸在小嘴里打轉。每次吸的時候,她溫暖的嘴唇都緊緊的包住我的雞吧,再用力的一吸,我幾乎要被她吸出來啦。過了一會又開始用舌尖撩我的馬眼,真是夠爽。我明白她是想把我吸出來,讓我沒有精力干她。哼哼她也太小看我啦。「乖,舔的我真舒服,我的雞吧好不好吃呀?」她爲了取悅我馬上點頭,嘴里含煳不清的說:「真好吃,我還要吃。」「寶貝真乖。好好的吃。吃的我高興了以后會經常來找你的!」她嚇的渾身一顫,更買力的吸了起來。她家浴室有一面很大的落地鏡。我脫掉上衣,慢慢向浴室走去,她生怕含不住雞吧被我打,只好緊緊叼著雞吧跪在地上跟著我走。走到鏡子前,我叉開腿說:「好啦,現在去舔我的屁眼。」她又一點猶豫,畢竟以她的身份給我舔肛門有點難以接受。我用力把已經完全膨脹的大雞吧朝她嘴里一頂:「操你媽的,讓你舔就快點去舔!皮癢了是不是!」她被我干的一陣勐烈的咳嗽,只好順著我的陰囊,會陰,一路舔到肛門。在鏡子里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宋祖英努力的抬起頭,伸出舌頭一撩一撩的舔著我身上最肮髒的器官,還發出陣陣唏呖唏呖淫蕩的聲音。這真是世界上最美的風景。她還觸類旁通的把舌頭卷起來頂進我的肛門。我的雞吧硬的厲害,很想再干她一炮,但她的逼剛剛被我的皮鞋玩過,恐怕有些不太干淨。沒辦法,只好先拿她的口出火啦。想到這里我一把揪過她的頭發,把她拉到我的跨間,勐的吧雞吧塞進她的小嘴里。她被咽的幾乎窒息,一股惡心翻了上來,但我的雞吧還在她嘴里,只有不停的干嘔。我絲毫不給她喘息的機會,大雞吧像活塞一樣在她的嘴里進進出出。她被我干的直翻白眼,只有機械的閉緊嘴唇企求我早點射精。就這樣干了半天,我感覺快要射精了,就加快了速度,一手揪著她的頭發,一手狠掐她的乳頭。「給我用嘴唇夾緊。快要來啦,你要全部吃下去,敢漏出來看我怎麽收拾你!夾緊~~夾緊……射啦!」一股股腥臭苦澀的精液流進宋祖英的小嘴,順著她那發出美妙聲音的喉嚨流進胃里。宋祖英跟那些高層操的時候大概很少喝精,就算喝也是些老頭子淡淡的精液,那里嘗過我這種年輕力壯的新鮮精液,立刻被嗆的不斷咳嗽。盡管她努力閉著眼睛去咽,還是有不少順著她的嘴角留到了身上,地下。大概是想起了我剛才說的話,她立刻用手指把身上的精液刮起來送進嘴里。但地上的精液就不知該怎麽辦好啦。「爛逼!老子好心給你補品你竟然敢浪費!給我舔干淨。」她只好可憐巴巴的俯下身撅起她那肥嫩的大屁股伸出舌頭舔食地面上的精液。我在她身邊彎下腰看著她的肛門。那些皺紋已經變的平整一些,看來有人走過她的后門。我舉起右手用力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啪」的一聲,雪白的屁股上留下五個紅色的指印,她被打的混身一顫,趕緊加快舔食的速度。「賤貨,是不是有人干過你的屁眼呀?」我摸著她的屁股,中指向肛門伸去。她好象很怕我玩她的屁眼,扭著屁股不讓我動。我一氣之下用力把中指插進她的肛門。肛門的括約肌馬上緊緊的含住我的手指。我的手指用力扣她直腸壁上的黏膜,火熱的感覺讓我産生的手指要化掉的錯覺。「操你媽的老子問你話呢!信不信老子把整個手臂捅進去!」宋祖英難過的扭著屁股:「沒有……沒有……啊……」我在她的肛門里用力頂了一下:「只有XXX有一次非要用這里,只有一次。」

「哦。那我一定會好好疼你的小屁屁的。」終于,宋祖英舔完了地板上所有的精液,現在那塊地板清潔光亮的不得了。我一把把她推進了那個大的離譜的浴缸,先用蓮蓬仔細的沖洗了她的身體,然后放好一池水,自己也進了浴盆。我背靠著浴盆,讓她坐在我懷里,兩只手從他的腋下伸到胸前,玩弄她柔軟的大奶子。「小騷貨,今天玩的你爽不爽呀?平時那里會有這麽強壯的人來干你呀,我跟蹤你兩個月,來這里干你的人不下十個,個個都是五六十的老頭子。更他們操逼怎麽會有樂趣呢。要不要我以后每天都過來操你呀。我的雞吧這麽大你不喜歡嗎?要不要它天天操你呢?」大概因爲干的是名人,我的雞吧很快又恢複了活力。我拉過她的手放在我的雞吧上,她自動的開始上下揉搓。但眼里泛著淚花就是不說話。「操你媽的到底要不要!」我突然用力揪著她的乳頭往外拽。她叫了起來來:「願意願意……啊……好痛呀……」「你到底願意什麽呢?」我仍然不放開她的乳頭。「願意你每天來找我。」我的右手伸向她的逼,抓住了她的大陰唇:「找你做什麽呢?」「找我……做……做愛。」「要說來操你!」「是是……你每天來操我。」「那用那里操那里呢?說呀!」「用……用下面」我用力扯開她的大陰唇,用手指在她的逼上用力捅著:「說清楚!用什麽操什麽!」我想宋祖英就快要被我玩的崩潰啦,她大聲喊到:「用你的雞吧操我的穴,操我的逼……嗚嗚……」說完終于哭了起來。「那你現在是不是應該慰勞一下這個干你的雞吧呢?」說著我把她抱在我身上,就這樣在水中插進了她的逼里。好在有水的潤滑,再加上她的小逼已經被我通過一次,這次干的到是順風順水。她往下一坐,火熱的大龜頭就頂在了她的子宮頸上,她被頂的渾身一顫,低低的歎了口氣。我抱著她渾圓的大屁股左右搖擺,讓雞吧在她的陰道內不斷摩擦,龜頭更是反複磨著她的子宮口。然后又把手伸到前邊撫摩著她的陰蒂。她被我趕的不停的哆嗦口中也開始發出呻吟:「癢……好舒服……對……就是那里……好……好……不要停……還要……不行……不行……啦販釩……」我覺得她的陰道一陣陣縮緊,仿佛在吮吸我的龜頭,知道她的高潮來啦。馬上把她抱出浴缸仰放在洗臉台上,開始大力抽插這個騷貨。現在的宋祖英已經被欲望統制,變成了一個蕩婦。她不停的扭動腰肢,拼命把屁股向上挺,兩只手也在自己乳房上亂摸亂抓,最里胡亂叫著:「親哥哥……干死我啦……好爽……從來沒有這麽爽過……舒服……我里面在跳!大雞吧快點……快……快點干死我……我不要活啦……快干死我吧……」看著這個八面玲珑,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女人在我身下像瘋子一般要我干她,我的心里獲得了最大的滿足。我用力插著宋祖英的小嫩逼。每次都要把雞吧抽到最外邊,然后一口氣插到底,在子宮口上磨一磨。宋祖英的陰道很溫暖,而且好象有很多小牙齒在摸我的雞吧,淫水更是像決堤一般不停的往外湧。真想不到她這個年紀還有一個如此的穴中極品。看來我這兩個月的心思真的沒有白花我越干越爽,身下的宋祖英已經開始告饒啦:「大……大雞吧哥哥……求求你快射吧……我快不行啦……已經三次啦……再來我會死的……啊……啊……啊……不行……不行啦……我要死啦……啊啊……」我覺得雞吧突然被一圈圈的穴肉緊緊包住,一股淫水從宋祖英的逼里湧了出來。被這股水一燙,我也忍不住腰眼一酸,射出今天的第三發。宋祖英已經不能動彈啦,我就由她躺在洗臉台上,自己開始在浴室里翻箱搗櫃。終于,在一個小櫃子里被我找到啦———女性內用陰道沖洗器。哼哼,今天沒有帶灌腸的工具,就拿這個代替吧。爲了今天最后一發,我開始忙碌的準備著宋祖英大概是對自己剛才被奸到高潮感到不好意思,一直就躺在那里捂著臉不動。過了一會,她感覺我站在她身邊不動了,就睜開了雙眼。這時候她才發現情況有些不對。我身邊放著個大罐子,手里拿著自己用的陰道沖洗器,她忙問:「你還要怎麽折磨我?你還沒有折磨夠我嗎?」他那里知道我身邊的管子里裝的是稀釋的肥皂液加鹽水。我正在爲最后的肛奸做準備。「小騷逼,剛才浪的爽不爽呀?我的大雞吧是不是很厲害呀?放心,還有更厲害的呢。你看,這是什麽?我說過要好好疼愛的你的屁屁就一定會作到。」

我的話一定快要讓宋祖英發瘋啦。她大聲哭叫著求我不要再折磨她。但強奸才是我的最終目的,我一定要實現我的誓言:「奸爆宋祖英。」「求求你,后面真的不行。你的太大啦。我不要灌腸!」我一拳打在她的肚子上,她痛的一時說不出話來,「操你媽的老子要干嗎不用你指揮。你給我乖乖的把屁股撅起來,要不還要挨打!」在我的威脅之下。宋祖英終于跪在台上撅起她的大屁股。我抽了滿滿一管液體,把嘴對準宋祖英的肛門,慢慢的插了進去,她難受的不斷扭屁股,臉漲的通紅。突然,宋祖英開始大聲狂叫。因爲我開始把溫熱的液體注如她的體內。她的肚子漸漸漲起來,嘴里哼哼著:「快拿出來!好漲,我要上廁所,,我忍不住啦!求求你,讓我上廁所……」我沒有管她,又取了一管注射進去。這次宋祖英真的要瘋狂啦。雖然我很想看她忍著便意的樣子,但時間真的不早啦,明天可能還會有那位大員來找她,強奸固然很快樂,但個人安全才是最重要的嘛。所以我告訴她說可以排出來。她聽完馬上想從台子上下來,我大喝:「誰告訴你可以下來的!!你就排在臉盆里。」

宋祖英真是欲哭無淚呀。在最后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她終于蹲在了臉盆邊。我眼看著她緊閉的肛門一點點隆起,張開,一股黑褐色的液體噴了出來,隨后而來的一節節變軟的伴隨著惡臭味的大便。宋祖英的臉上露出高潮時才會有的表情。最后虛脫般的坐在台上。這樣的灌腸一共進行了三次。最后我把她扔進浴缸里再次洗干淨,抱到了臥室那張大床上。這時的她已經沒有一絲氣力,任由我的擺布。我想起她肥白的大屁股很有意思,就先把她臉朝下橫放在我的腿上,屁股剛好在我膝蓋的位置。我高高舉起手掌,開始不停的打她的屁股。兩瓣雪白的屁股像涼粉一樣顫來抖去,雖然痛,但她也只是偶爾扭一下腰,發出兩聲呻吟。我一直打到她整個屁股都變成了漂亮的紅色才停手。梳妝台上有一瓶綿羊油。我把她依然俯臥著放在床上,拿來那瓶綿羊油,均勻的塗在雞吧上(我可不想我寶貴的雞吧在操她肛門時破皮),然后把近半瓶都到在了宋祖英的屁股上,還把手指插進她的肛門細心的在直腸上塗磨。她大概意識到最恐懼的破肛時分就要到了,不知從那里冒出一股力氣,憤力想翻過身來。但她那里是我的對手。我就勢抱住她的屁股,把雞吧頂在她的臀縫間,右手又開始抽打她的屁股。她被打的上半身爬了下去,流著眼淚向我求饒:「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不行啦。你那麽大插進來會壞掉。求求你。」我笑著說:「其實我也不是很想操你的肛門。這樣吧,看在你今天讓我這麽爽的份上,我可以考慮放過你,但有個條件,你現在給我唱你最拿手的那個《今天是個好日子》。要是唱的好聽,唱的我爽,我就放過你的屁眼。」宋祖英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似的,連忙抬起頭,「今天是個好日子……」

就在這時候我我大喝一聲:「操你媽唱的真難聽……爆肛吧!」火熱堅挺的大雞吧勐的插入了宋祖英的屁眼里。宋祖英一聲慘叫,剛剛抬起的上半身立刻又跌了下去。只有屁股被我抱著,撅的老高,方便我抽插。即使經過三次灌腸,即使有綿羊油的潤滑,即使從前有XXX給她的屁眼開過苞,以我雞吧的威力,宋祖英的屁眼還是難以承受雞吧只進入了三分之一就卡住了。我低頭一看,菊蕾的皺紋已經完全變的光滑,緊緊的包著我的雞吧。有一絲鮮紅的血迹流了出來。這情景更激起了我心中的虐待欲,我大喊一聲,腰部用力,雞吧又向里進入了三分之一。宋祖英這時候痛苦萬分,只覺得自己被噼成了兩半,眼淚花花的往外流。嘴里大唿小叫著:「痛呀……痛……痛呀……要裂開啦……要死啦……你這個畜生……你不是人……啊……別再進去啦!求求你拔出來吧……要死啦!痛呀……」

一邊喊一邊拼命扭屁股,想把雞吧扭出來。她那里知道,要是我硬往里搞,確實很難進去,但她這麽一扭,雞吧在大腸里左右一擺動,最后那三分之一竟被她自己扭了進去。我先扭動腰部,讓雞吧在大腸里活動一下。宋祖英的屁眼真是極品。又緊又暖,還一收一收的像是在把我的雞吧往里拽。我稍許休息了一會,馬上就開始狂風暴雨般的抽插。這次沒有任何技巧,就是爲了把宋祖英的屁眼干壞,肛門操破,就是爲了實現我奸爆宋祖英的願望。大雞吧就像一個打樁機,不知疲倦,飛快的重複著同一個動作。我像是變成了一個機械怪物,就是抱這宋祖英的屁股,拼命插她的小屁眼,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右手還不停的抽打著她已經被我打腫的變成紅色的大屁股。宋祖英一開始還叫兩聲痛,扭扭屁股,最后就干脆把頭埋在枕頭里像死去一般任我抽插。大概是前面射過三次的原因,這一炮我足足干了一個半小時,頭發都被汗水濕透。隨著尾椎骨傳來的一陣陣酥麻,我加快的抽插的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快。終于,我的眼前一黑,火熱的龜頭在宋祖英的大腸內噴出了今天最后一次精液。我無力的爬在宋祖英圓潤的大屁股上,任由雞吧在她的大腸內跳動。就連我這樣的人,對這樣的性交都有些吃不消啦。過了許久,我從她身上爬了起來,拔出大雞吧,湊過去看看宋祖英的這個淫賤的屁眼被我操成了什麽樣子。只見原先緊閉的菊花已經無法合攏啦,肛門變成了一個黑洞洞的洞口,屁眼那一圈有四五處裂口,還在慢慢的往外淌血。到底是被我奸爆啦。而宋祖英還是爬在那里一動不動。我把她反轉過來,只見她目光呆滯,嘴角流著口水,就像個白癡。我把粘滿精液,體液以及血液的大雞吧在她高聳的乳房上蹭了蹭,后來干脆放進她的嘴里抽插了幾下。雞吧雖然干淨了,可一股尿意卻湧了上來。我就把雞吧放在宋祖英的嘴里舒舒服服的放了一泡尿。宋祖英的小嘴下意識的動著,喝進去一點,但更多尿液就流了出來,到最后,宋祖英整個人都是躺在我的尿液之中。我取出相機,給她照了幾張泡在尿里的照片,又給她的私處尤其是被我干爆的肛門拍了幾張特寫。我從口袋中拿出一沓照片扔在宋祖英身邊說:「我今天沒有戴面具,你記得我的樣子,你可以去告我。但你看看這些照片吧,全是我這段時間在你對面民房里偷拍的。要是傳出去,恐怕對你,對很多人都不利。你自己想清楚。好啦,我操夠你了,該走啦。操你真舒服,也許我什麽時候還會回來找你的。再見。」

說完就轉身離去啦。宋祖英一直傻傻的看著我,看來是被我干瘋啦。走出別墅大門,已經快到中午啦。今天的天氣真好。今天是個好日子……
上一篇:已经到头了下一篇:淫師用嘴幫我服務
警告:本站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否则后果自负!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